array:1 [
  "thread_post" => array:7 [
    0 => {#179
      +"pid": 934203
      +"fid": 69
      +"tid": 58498
      +"first": 1
      +"author": "ˋ◤蒾纞,-铥夨"
      +"authorid": 20834
      +"subject": "色欲"
      +"dateline": 1435222872
      +"message": """
        [i=s] 本帖最后由 ˋ◤蒾纞,-铥夨 于 2015-8-9 20:33 编辑 [/i]\n
        \n
        徐娘半老,犹尚多情。\r\n
        你在这时才领略到这句话的真正滋味。躺在你身下的身体,花朵一样美丽。月光从窗户淌进,柔柔洒在房间里。可以看见她昙花一样清媚的脸庞,和比月色白皙的肌肤。\r\n
        情欲如潮水浸没你的神思,也或许是你十八年来最快乐的时刻。将亚当拖下人间的不是夏娃也不是毒蛇的诱惑,是他自身不可控的欲望。\r\n
        一旦实现,万劫不复。\r\n
        是的。这是你的劫难。她是来历不明的女子。如一株植物,在这条阴暗街道独自生长。你遇见她的时候已经快要枯萎,即使仍旧美丽。\r\n
        是在临近午夜的香水街上相遇,这个城市里最奢靡的街道。你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并且是被两个舍友生拉硬拽过来。年轻的思想简单直白,带着对未知领域的向往遐想。\r\n
        空气里有芬芳低迷的味道,穿着低胸装的女人三两伫立,脸上化着俗艳的妆容。你有些晕眩地跟在他们身后,这是跟你生活的千差万别的世界。散发出花瓣腐烂的气息。你只想快速逃离。\r\n
        然后你见到她,斜靠在一棵白杨树下。直直盯着你们走过来的方向,似笑非笑的模样。她穿一条长到膝盖的单肩[color=rgb(45, 100, 179)][backcolor=transparent][url=https://www.baidu.com/s?wd=%E8%BF%9E%E8%A1%A3%E8%A3%99&ie=gbk&tn=SE_hldp00990_u6vqbx10]连衣裙[/url][/backcolor][/color],黑色长发胡乱挽在一边,额前是凌乱的刘海,遮住左边大半脸颊。是截然不同于其他女人的散漫清冷。你的脚步停顿,呼吸有一瞬间的错乱。\r\n
        舍友啧啧赞叹原来这种地方也会有这样绝色,转而叹息可惜已经上了年纪食之必然无味。你没有理会他们的胡侃,你独自走到她的面前,你抬手将她过分长的头发拂到耳后,你注视她若有笑意的眼睛,你说,“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r\n
        她哧地轻笑一声,“这可真是俗套的搭讪。”她伸出食指,抵住你的嘴唇,冰凉的指尖轻轻摩挲,你觉得这凉意在唇间蔓延,侵入心脏。\r\n
        “可我就喜欢这种俗套。”她眼里笑意更深,手掌移到你的左胸口,语调轻柔而慵懒,“你要想好,我可是很贵的。并非你这种乖学生轻易就能消费得起。”\r\n
        你抬手攥住她的手掌,猛力将她压在粗砺的树躯,低头啃咬她的唇。她仰头回应,眼角依旧是若有似无的笑意。她的声音缱倦缠绕在耳边,“是你找地方,还是去我那里?”\r\n
        你们来到她住的地方,在老式楼房的顶层,有斑驳的墙壁和陈旧的地板。没有开灯。你跟在她身后一步步行走,心跳比脚步声清晰。这是你第一次背着家人押妓,和一个大你许多岁的陌生女人。并且这女人还不便宜。\r\n
        你自己都觉得这是一件多么疯狂的事情。\r\n
        她的房间不大,只有一张床和一个单人衣柜,看起来十分空洞。她拉开厚厚的窗帘,然后背对着你解开身上的裙子,长发如同布帛倾泻在背后。你在昏暗的月光下亲吻她的肌肤,你们的手指紧扣在一起,你感觉到自己沉沦的欲望,以及某种情绪。\r\n
        你用近乎一月的零花钱换来和她的一夜缠绵。这不是一个家人眼中的好孩子该有的行为。可是你做了,做的心甘情愿心满意足。你记得她身上的味道,她柔软的嘴唇和清腻的肌肤。你在回忆中渴望她,你第一次对一个女人有强烈的欲望。\r\n
        你成了香水街的常客。你的钱越来越挥霍无度。你编各种理由向父亲拿钱。你像不小心染上瘾的吸毒人,而她是你戒不掉的海洛因。\r\n
        舍友对你的行为表现出极度不解,“不过是一个老女人,怎就把你迷的晕头转向性情大变?你小子该不会是自小没娘所以恋母情结发作了吧。这是病,得治!”\r\n
        “滚!”你一个枕头砸过去,攸而微笑,“她看起来又不老。”\r\n
        更何况她那么美。你回想她的样子,她有一双妩媚的眼睛,嘴唇比蔷薇鲜艳,不输于年轻女孩的白皙皮肤。在一起的时候,她总是喜欢似笑非笑地看着你,眼底似乎有温柔和情意。但也只是似乎。\r\n
        她说过,男女之间只有情欲没有情意。她对这种虚无的词语嗤之以鼻不屑一顾。她是独自开在黑暗里的花,已经不需要温暖和感情。\r\n
        “你不可以陷下去。”舍友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你们是活在不同世界的两个人人。更何况她有着不堪的过去与污浊的现在,这绝不是你可以背负得起。”\r\n
        你当然知道他说的都没错。你跟她,不管是年龄身份,甚至性格信仰。都是天差地隔的云泥之别。你们隔的那样远,是终其一生都无法跨过的距离。\r\n
        你又怎么会不知道。\r\n
        “我确定没有见过你。可不知道为什么,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觉得我们应该是很亲近的人。”你轻抚她的脸颊,喃喃自语。一场欢爱刚刚退散,空气中仍残存淫糜的味道。\r\n
        她低头不语。\r\n
        “可你的从前,究竟经历过什么呢?”你终于问出这个问题,一直困扰在你心里的疑惑。你始终想知道,是怎样的磨难,才会让她在这种本该有一个幸福家庭的年纪,一个人枯败凋零。\r\n
        “大概也是你这样的年纪吧。”她微侧着头看你,用温柔的声调陈述,平静地像是在讲述别人的故事,“那个人在学校门口第一次见到我,他突然朝我走过来。他说,‘你可不可以跟我在一起。’他的眼神如你现在这样温柔。”\r\n
        你在她平淡无奇的叙述中,聆听完整个故事。那是阳光明烈的午后,空气中都是令人烦闷的燥热。那人有一双清水般漾漾含情的眼眸,清晰倒映她沁满汗珠的额角,和泛红的脸颊。\r\n
        终究是未知世事,过往的感情经历单调纯粹如一张白纸。那样天真的年纪,心里眼中不过只有学习这两个字。而他是相貌英俊事业有成的男子,经历过的女子多如繁花,她是最容易猜透的那一类。从相遇那刻起,就注定他是她逃不掉的劫难。\r\n
        他天天开车去学校等她放学,带她去吃饭,是她未曾接触过的各种场所。他给她送各种礼物。他每天给他打电话说晚安。他的温柔是扯不断的线,密密麻麻缠绕编织,终于结成网,将她包裹其中,无处可逃。\r\n
        她在高三开学的时候,遭厉两件大事。一件是她的肚子里有了生命。另一件事,是那人早已经结婚。\r\n
        怎会不痛苦绝望歇斯底里。他给她编造的天堂,转眼变成阿鼻地狱。她拦在他们面前,他和他名正言顺的妻,那个笑容恬淡的女人。她声嘶力竭地质问,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她,已经有了幸福美满的家庭,又为什么招惹她。\r\n
        她失去力气一般,跪倒在地,“可我该怎么办,我已经有了你的孩子。”她的眼泪汹涌滴落,泣不成声。\r\n
        可他没有动容,他说到此为止,我会给你一笔补偿。他的冷漠是白牙森森,张牙舞爪撕咬掉过往的全部柔情。他携自己的妻子漠然离去,连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给她。\r\n
        她一个人坐在鹅卵石铺陈的小道,怔怔无语。直到暮色降临,夕阳坠入天边消失不见。她听到高跟鞋踩在石头上的清亮响声,在一群人的脚步声中格外刺耳。抬头看见那张妆容淡雅的脸。只是眼神轻蔑,目光冷厉,看她如同看一堆垃圾。\r\n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黑暗就如同野兽的血盆大口,瞬间吞没了她。\r\n
        粗暴的砸门声打断她的如泣的低诉,不安感如同巨石砸向你的头顶。破败而腐朽的房间门摇摇欲坠。你慌乱起身,连外衣都来不及穿上。有人破门而入。你看到一张疲惫而熟悉的脸,表情写满愤怒和失望。\r\n
        “你说高三课业繁忙,所以周末连家都不能回。”他的语气阴沉,呼吸因为过度愤怒而起伏,“原来这就是你繁忙的原因?”\r\n
        你哑口,不安在心底扩大。你没有想到他会来。你的父亲,你没有想到他竟会在半夜找到这里来。\r\n
        “他不回家,当然是因为这儿比家里更让他快乐。”轻笑声如风铃响彻在清静幽暗的房间,你转头看向她,月光下她的脸,绽开昙花般明艳的笑容。穿着白色睡裙的她,长发披散的她,一步步走到他的面前,轻笑着一字一顿,“你说,是不是呢?”\r\n
        你慌忙走上前解释,“不关她的事。”可接踵而来的不是他的怒骂和唾弃,你父亲的表情像突然见了鬼一样可怖。他瞪着她,抑或是在仔细确认那张脸。眼神里斥满震惊和恐惧。\r\n
        你呆立在原地,脑子被灌了铅块一般,沉重而模糊。\r\n
        “陈,你是不是想问我,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她的语气轻柔,好像在和一个久别重见的故人聊天一般。可你父亲眼里的恐惧更甚,他急忙拽住你的手往外拖,“先跟我回家!”\r\n
        “你拉得走他的人,却拉不走他的心。”她幽幽叹息,“陈,父子连心这句话果然没有错,你曾经眷迷渴求的身体,同样可以迷得你儿子晕头转向。你说,这算不算是报应?”\r\n
        “别听这个疯女人胡言乱语,我们回家。”你父亲充耳不闻对方的话,自顾自拖着你往外走,可手里的重量沉兀如铁。他转头,看见你滞然呆立在那里,过往温和诚厚的父亲形象在这刻轰然坍塌,你看着他如同看一个陌生人。\r\n
        “这一切都是你算好的是么?”他如醍醐灌顶,这时才想起前因后果,“勾引我不知世事的儿子,又算好时刻通知我来抓现行,只是为了将丑陋的往事摊开给他看。苏真,骨肉至亲人心最痛。你果然懂得什么是最狠的报复!”\r\n
        “怎么会是我狠呢?”她低头喃喃自语,“我只是看不得你们这么快乐,看不得这构架在我伤口上的幸福!”\r\n
        她攸地抬头,眼底的恨意如同锐锐利刃,厉声问道, “可为什么我的女儿死了,你的儿子却可以活的好好的?”\r\n
        “为什么你们可以活的这么好!”\r\n
        你从来没有听见过,这样凄厉的质问。\r\n
        “苏真,我渴望拥有你。这是从第一眼看见你时就没有改变过的想法。”你站在门口,看着睡眼朦胧的她,语气温柔而真诚,“即使你的年龄大了我一轮,即使你的过去腐烂残败,即使你一开始就在算计我。”\r\n
        “咦?”对方一脸你吃药了吗的表情,抬头仔细盯着他的眼睛,“好孩子,你是昨晚回去被你爸打傻了不成?大晚上地来这里抽风?”\r\n
        “我跟他断绝父子关系了。”你失落地垂头,脸上露出丢失玩具的孩子一样委屈的表情。\r\n
        “因为我?”略微惊讶的语气。\r\n
        “是。”\r\n
        “好孩子,你可知道这是在玩火?”她轻笑,冰凉的左手轻抚你的脸颊,指尖游移至你的左耳,脖颈,胸口,在心脏跳\r\n
        动处停留,凉意侵骨。你抓住她的手,低头吻她。\r\n
        唇齿辗转交缠,这是你们第一次认真接吻。不带色欲与交易,如同真正的情人般温柔。\r\n
        直到后脑传来沉闷的钝痛,意识彻底丧失之前,你只来的及看见她手中破碎的酒瓶,和她脸上带着快意的表情。\r\n
        你想起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一个人安静站在远处,不施脂粉的脸和浅淡的笑容,如同降临在泥泞浊世的天使。\r\n
        可现在,天使却拿起手中的酒瓶,用力砸向你的后脑勺。\r\n
        睁开眼首先看见的是辽阔的夜空,繁星如碎钻点缀夜幕。四肢如同拧在一起沉重滞痛,你试着起身,可你无力动弹,你丝毫不得动弹。\r\n
        “你醒啦?” 慵懒的声调近在咫尺,你瞪大双眼想仔细看向声音的方向。可你连动都动不了,你整个人如同木乃伊被用胶布从头缠到脚,连嘴巴都不放过。 你想开口叫她,可嘴唇发不出清晰的音节。\r\n
        而你此时的处境更是糟糕至极,你被放置在火车轨道上,黑暗如同猛兽,彻底吞噬你。你连求救都不能。\r\n
        “你想问为什么?”她像是看透你心底的想法,怡然自得的反问,“陈隽,你见过你的妈妈吗?”\r\n
        你的后脑又开始隐隐作痛,连同你的心脏。\r\n
        “没有吧?因为在你记事时她就不在这个世界了是吗?你爸是怎么跟你说的?难产还是车祸?他用了一切手段,替我瞒下丑陋罪行。是不是以为我就会感激他?”声音贴近你的耳边,你清晰听见她的每句话,每一个字都残酷到极点,“陈隽,我现在告诉你,她是死在我手里的。就在这条轨道,跟现在的你一样无助,没有人看得见她,没有人搭理她。生命如同蜉蝣,卑微而孱弱。”\r\n
        “哦对了。你一定想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想不想听,那个我没有说完的故事?”她的手指隔着胶布划过你的脸颊,如同在为安慰不肯入睡的小孩讲睡前故事,只是故事内容血肉模糊。\r\n
        那天你母亲带着一群人返回将她打晕,把她藏在没有人知道的一座阁楼里。她怀胎十月,就被关十月。在这十个月里,她彻底与世隔绝,除了一个照顾她的保姆,没有见到任何一个人。\r\n
        她原以为这不过那个女人出气的方式,剥夺她的自由来警告她的痴心妄想。直到她生下她的女儿。剖腹产,疼痛和意识被麻药掩盖。神识终于清醒的时候,看到的不是她的宝宝,而是支离破碎并且开始腐烂的婴儿尸体,和一段记录视频。\r\n
        那段视频清晰录下医生从她布袋一样的肚子里抱出的婴孩,到襁褓被扔垃圾一样扔在铁轨上,在火车车轮下迅速离析破碎。婴儿的啼哭声从开头贯彻到结尾,是得不到母亲拥抱的惊恐还是才刚来到世上就要被丢弃的痛苦?\r\n
        在那一刻,如坠地狱。\r\n
        她时时刻刻身临阿鼻地狱,忍受种种酷刑的煎熬。在那个女人来欣赏她惨败的模样时,她举起病床前的花瓶轰然砸下。她规谋计划了那么久,如同看似沉寂的火山口,心底的恨意似炎炎熔浆,只待彻底宣泄。她要她偿命。\r\n
        那个故事以他们美好的相遇为始,以两条生命的惨烈葬送做终。而始作俑者,那个负心冷意的男人,在他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他名正言顺的妻子,已经成为一堆看不出面目的碎乱尸体。\r\n
        如何不痛恨怨悔,可一开始就是他欠的她。一步步将她逼至绝路。他动用所有关系替她遮掩全部罪证。他用她的自由作为偿还,在她独自离开这座城市的时候,他真的以为可以偿还。\r\n
        可恨意,从来比情欲更深刻刺骨,难以忍受。\r\n
        你听她讲完整个故事的结局,记忆里残缺的温暖,原来有着世间最丑恶的面孔。你听她在你耳边轻轻地笑,“你妈妈怎么对待我的女儿,我就怎么对待你们母子,你说,这样是不是很公平?”\r\n
        你最后只听到她的告别,“再见,陈隽。”还有她渐远的脚步声,和越来越近的火车轰鸣声。\r\n
        可你无法开口,你开口的权利已经被掠夺。所以你无法告诉她,那段故事里被掩埋的真相,连着你们的骨骼和血肉。\r\n
        在你父亲劝告威逼下都阻止不了你回去她身边的脚步时,他终于崩溃,企图用基于血缘的真相挽回你畸形的念想。他告诉你所有你们不知道的事,是当年视频没有录到的前一刻,已经有一条生命先从她的肚子里来到世上。\r\n
        她生的是双生子,你和你的妹妹。你名义上的母亲在那一刻因为私心将你据为己有。她和你父亲结婚十年,却因为身体原因没有一个孩子。她偶尔也会觉得寂寞。\r\n
        你们从你出生那一刻就被迫生离。而你妹妹与你们,是死别。\r\n
        他在妻子死后才知道你的存在。他知道她恨他,如果知道真相必定会带着你远远逃离。可他不愿失去你,他偌大的家业,不能后继无人。所以他瞒了所有人,为你多报了两岁的年龄。所有人都以为你是他们夫妻共同的孩子,包括她。\r\n
        她不知道,你是她的骨她的血,她在这世上最亲密的存在。\r\n
        你父亲以为你在知道真相后可以停止对她的绮念,可你仍旧想和她一辈子在一起,到死都在一起。你对她是一个男人对于女人的渴望。即便是血缘也无法阻挡这种欲望。\r\n
        只是你没有机会了。你什么话也说不了。你无法对她说你爱她,你无法说出你喜欢她的怀抱,柔软而温暖,有母亲的味道。\r\n
        你无法叫她一句,从你出生就没有唤过的,那句世间最亲密的称呼,“妈妈。”\r\n
        \r\n
        \r\n
        """
      +"useip": "42.91.111.67"
      +"invisible": 0
      +"anonymous": 0
      +"usesig": 1
      +"htmlon": 0
      +"bbcodeoff": 0
      +"smileyoff": -1
      +"parseurloff": 0
      +"attachment": 0
      +"rate": 0
      +"ratetimes": 0
      +"status": 0
      +"tags": ""
      +"comment": 0
      +"replycredit": 0
      +"position": 1
    }
    1 => {#181
      +"pid": 935494
      +"fid": 69
      +"tid": 58498
      +"first": 0
      +"author": "萌之伊卡洛斯"
      +"authorid": 20858
      +"subject": ""
      +"dateline": 1435370007
      +"message": "虽然没看,但还是支持一下的说"
      +"useip": "183.55.59.139"
      +"invisible": 0
      +"anonymous": 0
      +"usesig": 1
      +"htmlon": 0
      +"bbcodeoff": -1
      +"smileyoff": -1
      +"parseurloff": 0
      +"attachment": 0
      +"rate": 0
      +"ratetimes": 0
      +"status": 0
      +"tags": "0"
      +"comment": 0
      +"replycredit": 0
      +"position": 2
    }
    2 => {#182
      +"pid": 935643
      +"fid": 69
      +"tid": 58498
      +"first": 0
      +"author": "ˋ◤蒾纞,-铥夨"
      +"authorid": 20834
      +"subject": ""
      +"dateline": 1435386102
      +"message": """
        [quote][size=2][color=#999999]萌之伊卡洛斯 发表于 2015-6-27 09:53[/color] [url=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id=935494&ptid=58498][img]static/image/common/back.gif[/img][/url][/size]\r\n
        虽然没看,但还是支持一下的说[/quote]\n
        \n
        谢谢的说~{:10_298:}
        """
      +"useip": "42.91.109.116"
      +"invisible": 0
      +"anonymous": 0
      +"usesig": 1
      +"htmlon": 0
      +"bbcodeoff": 0
      +"smileyoff": 0
      +"parseurloff": 0
      +"attachment": 0
      +"rate": 0
      +"ratetimes": 0
      +"status": 0
      +"tags": "0"
      +"comment": 0
      +"replycredit": 0
      +"position": 3
    }
    3 => {#183
      +"pid": 966019
      +"fid": 69
      +"tid": 58498
      +"first": 0
      +"author": "御狐君"
      +"authorid": 8666
      +"subject": ""
      +"dateline": 1438801934
      +"message": "妹子这文我看过呀。"
      +"useip": "223.73.220.0"
      +"invisible": 0
      +"anonymous": 0
      +"usesig": 1
      +"htmlon": 0
      +"bbcodeoff": -1
      +"smileyoff": -1
      +"parseurloff": 0
      +"attachment": 0
      +"rate": 0
      +"ratetimes": 0
      +"status": 0
      +"tags": "0"
      +"comment": 0
      +"replycredit": 0
      +"position": 4
    }
    4 => {#184
      +"pid": 966701
      +"fid": 69
      +"tid": 58498
      +"first": 0
      +"author": "ˋ◤蒾纞,-铥夨"
      +"authorid": 20834
      +"subject": ""
      +"dateline": 1438877277
      +"message": """
        [quote][size=2][color=#999999]御狐君 发表于 2015-8-6 03:12[/color] [url=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id=966019&ptid=58498][img]static/image/common/back.gif[/img][/url][/size]\r\n
        妹子这文我看过呀。[/quote]\n
        \n
        觉得不错转载过来的说~唉嘿!~{:9_290:}
        """
      +"useip": "42.91.105.24"
      +"invisible": 0
      +"anonymous": 0
      +"usesig": 1
      +"htmlon": 0
      +"bbcodeoff": 0
      +"smileyoff": 0
      +"parseurloff": 0
      +"attachment": 0
      +"rate": 0
      +"ratetimes": 0
      +"status": 0
      +"tags": "0"
      +"comment": 0
      +"replycredit": 0
      +"position": 5
    }
    5 => {#185
      +"pid": 967050
      +"fid": 69
      +"tid": 58498
      +"first": 0
      +"author": "御狐君"
      +"authorid": 8666
      +"subject": ""
      +"dateline": 1438924630
      +"message": """
        [quote][size=2][color=#999999]ˋ◤蒾纞,-铥夨 发表于 2015-8-7 00:07[/color] [url=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id=966701&ptid=58498][img]static/image/common/back.gif[/img][/url][/size]\r\n
        觉得不错转载过来的说~唉嘿!~[/quote]\n
        \n
        那前缀可不能是原创微小说哦。
        """
      +"useip": "113.110.250.222"
      +"invisible": 0
      +"anonymous": 0
      +"usesig": 1
      +"htmlon": 0
      +"bbcodeoff": 0
      +"smileyoff": -1
      +"parseurloff": 0
      +"attachment": 0
      +"rate": 0
      +"ratetimes": 0
      +"status": 0
      +"tags": "0"
      +"comment": 0
      +"replycredit": 0
      +"position": 6
    }
    6 => {#186
      +"pid": 968479
      +"fid": 69
      +"tid": 58498
      +"first": 0
      +"author": "ˋ◤蒾纞,-铥夨"
      +"authorid": 20834
      +"subject": ""
      +"dateline": 1439123521
      +"message": """
        [quote][size=2][color=#999999]御狐君 发表于 2015-8-7 13:17[/color] [url=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id=967050&ptid=58498][img]static/image/common/back.gif[/img][/url][/size]\r\n
        那前缀可不能是原创微小说哦。[/quote]\n
        \n
        了解~我去改
        """
      +"useip": "183.14.35.112"
      +"invisible": 0
      +"anonymous": 0
      +"usesig": 1
      +"htmlon": 0
      +"bbcodeoff": 0
      +"smileyoff": -1
      +"parseurloff": 0
      +"attachment": 0
      +"rate": 0
      +"ratetimes": 0
      +"status": 0
      +"tags": "0"
      +"comment": 0
      +"replycredit": 0
      +"position": 7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