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团扑.com

登录 / 注册 您的账号

即时通讯未建立

当前位置 >个人原创文发表
阳炎眩乱

【奇幻】刻印者

序章

伦敦是一个喧闹的城市。
特别在当你置身于其中的一条街道上时,你更会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这座刻印着人类两千年多来历史发展痕迹的国际化大都市,能马上犹如大海一般,将你瞬间包裹、囊括,并最终把你卷入那永不停歇的时代潮流中。
因此这里的人也大多顺其自然,过着一些正儿八经的生活,仅认为有能力去期盼明天的阳光。
这可以说也是人之常情啦。
如果被迫成为一个普通人的话,也只好乖乖听从于天命吧。
我其实和他们也没有什么不同。
同样是普通的人,过着同样没有什么可圈可点的日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见这些和自己差不多的东西在眼前晃来晃去,总会有很多莫名其妙的感慨。回过神来以后甚至都会无奈地嘲笑起自己。
但是转念想一想的话——

    我真的有这个资格吗?


“呼、呼。”
伴随着紊乱的呼吸声,霉湿的空气从喉头鱼贯而入。在把手忙脚乱的肺部全光临个遍后,它又从进来的地方大摇大摆地离开了。全身也都呼应着这位来客意兴阑珊的游览,有节奏地前后运动着,渐渐地,这位来客的到访也不让人觉得那么难受了。
“甩、甩掉了吗?”
男人看来是到达了极限,不得不停下来。于是他选了一个看起来比较舒服的地方靠了上去。

“啊,真是糟糕的伦敦。”

他三四十岁,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两腮平整利落的胡子,笔挺的灰色条纹西装一直延伸到他脏兮兮的皮鞋。如果他现在走在大街上,而不是在一条潮湿的胡同中,肯定会被人认为是某位名牌大学的讲师吧。
不过事实也正是如此。
英国圣安德鲁斯大学,能源系教授威廉·洛克伍德是也。
他这次来到伦敦,原本是为了去会见一个人的。
但是对于他来说,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目前他正在被某个人追杀,如今他刚刚甩开那个人,正靠在一面离新泰晤士河大道不远的混凝土墙壁上,盘算着接下来的对策。
"计划已经暴露了吗……这么一来圣安德鲁斯是回不去了。爱丁堡的老家也肯定被监视了。这么说来……如今需要求助于那个人吗?”
威廉是一个识趣的人。他很清楚不论对手是谁,只要是知道了他的计划,肯定都不会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把他的全家老小拉出来当人质就很是不错了。

一道带有寒意的风从胡同中穿过,使他打了一个冷战。


突然,一声清脆的金属音,瞬间打断了他的思考,取而代之的是他风驰电掣般的反应。他像个杰出的西部牛仔一样迅速地亮出了一把柯尔特左轮手枪,持枪的右臂伸得笔直,黑洞洞的枪口直指向声音发出的方位。
银白色的柯尔特在月光下闪闪发光。威廉竭力忍住没有扣动扳机,平息下呼吸,等待着声音的继续。
……
一切都平静了下来,伦敦回归了它在深夜该有的寂静。
威廉慢慢地向声源处靠近。终于,他发现了什么,并蹲下身把那个要人命的东西捡了起来。
“这是……一把刀?”
是的,当下展现在威廉眼前的是一把匕首,一把漆黑的匕首。那是一种仿佛和明朗的月光格格不入,甘愿隐匿于黑暗的颜色。而且它的造型不得不说是很怪异,使人难以想象它被什么人所使用的情景。
不过,威廉发现的可不止这些。
翻转到那把刀的另一面,他看见了几个单词。
“M I N T……”
他开始拼读印在刀柄上的一行字母。
“M A R K……”
他感觉到背脊慢慢地发凉。
“……A S S O C I A T I O N。”
……
在那一秒,男人瞬间明白了自己正在面对着什么。

而在下一秒,他手里的枪被人一脚踢飞,随后一记重击迸发而出,狠狠地砸入了他的腹部。

虽然已经预知到了这一切,但是他仍然没有看清他被袭击的那一瞬间。也没等他懊恼,那股强大的力量就已经把他掀了出去,然后一面墙就撞上了他。
取代威廉之前站着的位置,从中的之矢的状态中回复站姿的,是一个全身覆盖着不祥黑色的人形。那人整整衣襟,拾起掉在地上的匕首,迈步向威廉走去。
“咳、咳!”
威廉咳出几口涌上来的鲜血,单膝跪在地上,张着嘴,却因为突如其来的冲击而说不出来一个字。
他在眩晕和耳鸣之中艰难地站起身,用他目前仅存的感官——眼睛,向来人看去。
黑衣人的容貌渐渐在月光之下现出原形。

一个……女人?……而且还是这么个黄毛丫头?!

威廉开始怀疑他的视觉。
不过马上,传入耳朵的声音向他证实了他所看见的景象。
“威廉·洛克伍德,”
那是无比美妙的音色,透露出一丝纯真的坚定,却也饱含着凛然的正气。这声音犹如从天籁降下的甘霖,在夜空中划下了一层缥缈,最后轻盈地落在不幸的男人身上。但是他深深知道,这一切都是足以致命的。
“你因计划提纯并贩卖诺变体晶石而被判定为触犯了禁忌。于此,刻印会决定对你执行审判。”
“啊,果然是你们吗。这群自命不凡的恶棍。”
姓洛克伍德的男人面露不屑和唾弃,但是他的身体却犹如绷紧的弓弦一般蓄势待发。
“请注意你的措辞。刻印会向来只会对有罪之人进行制裁。那么现在,请你放弃抵抗,迎接公正的处罚吧。”
“公正?”
威廉冷笑一声,
“你们只不过是考虑到自己的利益,随心所欲地去残害无辜的人罢了。我宁愿是死在一群畜生不如的山贼强盗手里,也不会乖乖地对你们束手就擒。”
“那么,阁下是执意要反抗了吗?”
黑色的身影下意识地攥紧了手中的匕首。
“赌上洛克伍德的名誉。”
“那么,”
少女收起下巴,双腿稍稍弯曲,
“请做好觉悟吧!”

顺着左脚前踏一步的迅雷之势,月夜的祥和与宁静被她瞬间甩在了身后。刹那间,借着这股蹬地的反冲力,她腾空跃起,扬起手里的黑色凶器,冲向了目标。
而威廉那边,也在同时有了动作。只见他伸出隐匿在背后另一只手来,把一小块硬币模样的晶体抛向空中,然后大喝一声:
“开!”
一股源于晶体内部的力量将它瞬间炸裂,随即爆发出一阵强大的冲击波,将周围的空气尽数震散。这样,一堵强大的风墙便凭空出现在了两人之间。
“嘁……这男人居然已经能把这股能量操控到如此地步吗?”
少女暗暗吃了一惊,但是这并没有让她产生分毫的动摇。她用右脚抵住正在增强的风压,并借着这股力量向方后跃去,然后一转身,将手里的匕首掷向前方。那匕首先是嵌进了振动的空气中,随后还是被硬生生地弹了出去。
她无奈地站起身,再次面向被裹在风墙里的威廉。
    “你这又是何苦呢?只不过是再多苟延残喘一阵子,结果还不都是一样。”
“不不,你错了,小姑娘,我这可不仅仅是苟延残喘。”
风墙另一边的威廉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时间拖得足够了,你已经再也抓不到我了。”
威廉的笑容开始模糊,随后他的身形渐渐地褪去,消失在了原地。

“是幻象!?”

这时,一道紫色的光芒映入了少女的眼帘。她向上看去,真正的威廉正静止在上方的空中,而他的脚下则出现了一圈紫色的光环。
而那少女,终于露出了惊慌的神色。
“威廉!你难道是想要进行活体传送吗?你可是会死的!”
“再见,刻印会的走狗。”
威廉仍然鄙夷地笑着,但他的脸上却隐约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至于我的死活,就不劳你们操心了。”
   
光芒散去以后,威廉已经不见了踪影。气势汹汹的风墙也平息了下来,重新化作了一阵爽朗的清风,嘲弄般地撩动着少女的发梢。
“走狗……吗?”
她独自咀嚼着这句话的滋味。
过了一会儿,她走上前,捡起地上的匕首,然后转身向街道走去。
与此同时,凌晨十二点的钟声也悄然响起。
---------------------------------------------------------------------------
“这么说来……你是一直在和他的幻影战斗?”
“不,刚开始应该是他本人。只不过他中途好像是和幻影交换了位置,而且很隐蔽,以至于连我都没有发现。”
“这样啊,那看来我们还都小看了他呢。”
正在和少女谈话的,是一个穿着白色研究服的女性。她染着一头红发,约莫20几岁,手里正端着一杯咖啡,靠在桌子边上,听着金发少女的陈述。
“把我吓了一跳呢,她从巷子里出来的时候的眼神。”
这时,旁边一个带着橙色眼镜,满脸不高兴的青年发话了。穿着研究服的女性向他使了个眼色,他却装作没看见一样,继续说着。
“明明两个人一起下手更好,她却只是让我在外面接应。早知道会是这个下场,还不如让我去指挥啊。”
“加罗德,毕竟肇雪枫才是利维坦小队的队长,怎么说也轮不到你来发号施令吧。”
“哟,瑞尔恩教授,原来你除了造机器之外也挺会袒护人的嘛。如果我们的队长一直这样的话,最强小队的名字就要让给别人了啊。”
“你……”
红发女子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一直低头不语的肇雪枫制止了。她站了起来,对着两人说:
“对不起,这次的确是我的失误。我会对此负责,并且一定把它找到,将他绳之以法。瑞尔恩教授,威廉传送去的位置确定了吗?”
“嗯……是的,已经确定了。只不过……”
“怎么了,是有什么顾虑吗?”
“不是,只是他传送去的地点……是中国。大致在……一个叫做涟立市的城市。”
“中国吗……”
肇雪枫迟疑了一下,不过这迟疑稍纵即逝,她又马上恢复了平静。
“我知道了。另外,能麻烦你准备去那里的机票吗?”
“这倒是没问题……不过,你真的要去吗?”
旁边的加罗德也向肇雪枫投来了询问的目光。毕竟,这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他也是清楚的。

“没关系。”
肇雪枫的回答却是十分干脆,好像是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一样。
“我也正想去故乡转一圈呢。”
谢坤辰
2016 01 28 16:11:26
诶诶诶
这是原创文吗{:11_337:}

<Reply>

初秋赏叶
2016 01 28 16:32:47
鼓励奖状{:4_97:}

<Reply>

阳炎眩乱
2016 01 29 10:36:47
谢花坤辰 发表于 2016-1-28 16:11
诶诶诶
这是原创文吗

是滴

<Reply>

谢坤辰
2016 01 29 10:44:34
阳炎眩乱 发表于 2016-1-29 10:36
是滴

{:4_88:}
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乃还差一遍~
期待后续更新
干吧得~{:4_90:}

<Reply>

阳炎眩乱
2016 02 04 22:36:46
本帖最后由 阳炎眩乱 于 2016-2-4 22:37 编辑

第一章

"这里就是……涟立市吗?"
从敞开的舱门涌入的清新空气,让少女稍稍有些惊讶。就好像只要身体浸没在这空气中,旅途的疲劳就能一扫而空一样。
"这还真是个令人头痛的地方啊。"
肇雪枫苦笑着,随后下了飞机,踏在了涟立市的街道上。

乍看下去,这里似乎比较冷清,也许是因为正好是上班时间的原因吧,大街上没有什么人。不过,这并不能掩盖这座城市所拥有的繁荣。作为新兴的沿海城市之一,涟立市正处于它的黄金时期,是备受房地产商所青睐的一块风水宝地,城市的规模也与一些比较发达的地区旗鼓相当,因此,近年来这里成为了移居的绝佳场所,很多人都来这里寻找就职的机会。所以,在上学时间还去到处乱逛的学生,也只会被当成是打工仔而并不会被人指指点点吧。少年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环顾左右着,当发现事实和他所想的一样以后,他便安心地舒了口气,继续向前走去。
他小心翼翼地,在城市中游荡着。穿过公园的树林,斑驳的金鳞在他的身上闪烁着,透露出欢快的气息。一刹那,他似乎已经忘记了此行的目的,而流连在这春意里了。
"真美啊。"
少年情不自禁地赞叹道。
转过下一个街角的时候,一个书店出现在了眼前。这家店的装修古色古香,一扇雕花木门虚掩着,似乎在引导着人们进去。抬起头,只见一块大大的招牌,上面用烫金字写着"游闲书屋"几个大字。少年推开门,走了进去。
"哦,是小群啊!"
柜台前,一个头发灰白的老年人抬起了头。
"对不起,我来晚了。"
"没什么的,你能来我就很高兴了!"
老人笑了起来,叫做小群的少年无奈地耸了耸肩。
"好了,差不多可以告诉我究竟是什么事了吧?居然还特地嘱咐我不要被人跟踪,想想就很可疑。"
"喔,这个嘛……虽然你可能不会感兴趣但是是件好事哦。"
"你再卖关子的话,我可就不奉陪了。要是被我们班主任知道我装病请假的话,苏逸群这个名字有可能就不会再出现在我们学校的注册学生名单当中了。"
"哎你先别走啊,好好好,我不卖关子了。其实吧,我是想让你在我的书店打份工。"
"打工?我为什么要打工?我又不像某些人,穷到一本书都不给打折。"
"那不叫穷,叫做有商业头脑。其实这个打工呢,是有点特别的。"
老人把身子挪向了柜台,压低了声音。
"我想让你去帮我送个货。"
"送货?送什么?"
"秘密。"
老人狡黠地笑了。
"这算是我的第二工作了吧。但是我最近刚好有事要去外地,一时半会儿回不来,这边的事情又不能耽搁,所以只好来拜托你了。"
"哦,原来李老板的另外一个身份是李快递员啊。你是隶属于京东的还是淘宝的?话说回来,如果我接下这个工作的话,我会得到什么报酬?"
"游闲书屋9折VIP。"
"再见。"
"哎不不,那就8.5折?还不行?8折总可以吧?"
"我又不常买书,为什么要那种东西?"
"那么,"李老板咬了咬牙,"苏逸群专用的无限期借书券总可以吧?"
"无限期的?"
"无限期的!"
"好,成交。跟我说说工作的详细情况吧。"
"这个嘛……"李老板指了指角落里的一个黑色公文包,"就是它。你把它送到柳荫公园东门从左往右数第4个路灯处,放在路灯后的草丛里就行了。记住,一定要在今晚11点准时送到,不能早,也不能晚。并且注意一定不能被跟踪了!"
"喔……还挺专业的啊。里面不会有军火毒品之类的东西吧?"
苏逸群拎起公文包,掂了掂重量,里面发出东西的撞击声。那不是金属音,硬要说的话,倒是和石头碰在一起的声音有点像。不过令人意外的是,这个公文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重。
"那怎么会呢,再怎么说我也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啊。"
"那么,我可以走了吗?"
"行,我也没什么事了。赶紧回家吧,尽量不要让人注意到它!"
"再见,李老板,保证完成任务。"
说完,苏逸群就一溜烟地跑出了书店。于是,李老板就拿起桌上的茶,刚把它放到嘴边,他就好像想起来什么一样地,开始喃喃自语:"永久借书证……等等,这不就相当于我把我所有的书都免费地赠送给他了么?哎,你先别走,咱们再商量一下!"
听见身后传来的喊声,苏逸群回头一笑:“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怎么能反悔呢?”随后就消失在了街角。
李老板懊恼地坐了下来。不过很快,他又陷入了沉思。过了一阵子,他的脸上浮现出了笑颜。
"苏逸群……你究竟会引发什么样的因果呢?"

穿过迟凉公园后,已经是早上九点半了。这时路上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苏逸群想起了李老板的嘱咐,于是加快了脚步。
"真是的,其实里面装的顶多就是他的各种工艺品吧,居然还用了这么高级的锁。以前就被他骗着把装着传单的袋子当成机密文件来到处送。不过就算这样,那个永久借书券可是让我赚大了。"
一个个路人和他擦肩而过,都没有去在意他手里的东西。不过他却总感觉有什么违和感挥之不去,就好像一种什么动物尾随在自己身后一样。
"这感觉是……视线吗?"
他强忍着这种芒刺在背的感觉,继续向前走去。过了一会儿,这种感觉慢慢消失了。
“果然是想多了吗?”他自嘲着,走进了自己的家门。

十点整,苏逸群又出现在了涟立市的街头。这次他终于要去干“正事”了,去抢购游戏《时空效应》的最新作,原本他就是为了这个才特意请假的。
这时,等待的队伍已经排起了长龙。他也只好等在队伍后面,跟着前面的人一步一步往前挪。
不一会儿,后面的人便越来越多。有人似乎的等得不耐烦了,就往前挤。结果人群推推搡搡,苏逸群被顶来顶去,狠狠撞在了他前面的人的身上。那人转过身来,不满地向苏逸群叫到:“喂,你这混蛋,别挤我啊!”
“啊?我又不是故意的,你喊什么喊?”
“哟,你这家伙,口气不小嘛!怎么了,明明是你先撞的我!”
“你……”
苏逸群还想说些什么,但是旁边的安保人员向这里喊道:“吵什么吵,再吵就出去!”于是他就想着要不是为了买到游戏要你好看之类的话,乖乖闭上了嘴。前面的人也觉得自己有点闹大了,也转了过去。
又过了一会儿,也许是因为无聊,他开始打量起前面那人。他头上系着一个红色的头带,中间的头发向上竖起,上身穿着一件简单的灰色运动衫,隐约显出他经过锻炼的身体。他的脚下踏着一双白球鞋,上面好像有着某人的签名。这时,他已经来到了柜台前,开始和售货员交谈。
“请问您预定了《时间效应4》这款游戏是吗?”
“是的。”
“您能说一下您的姓名和手机号码吗?”
“好的,我叫丁延。”
诶,原来他叫丁延啊。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啊,不会也是专门翘课来买游戏的吧。正在苏逸群这样想着的时候,叫丁延的少年忽然转了过来,稍微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那个,刚才啊,的确是我太冲动才向你吼的,对不起啊。”
“啊啊,嗯,我也是,撞到你实在是不好意思。”
“哈,那我们就扯平了!”
说完这句话后,丁延向他摆了摆手,随后消失在了人群中。
在原地呆立了一会儿,他终于反应了过来。
“什么嘛,原来是个不错的家伙啊。”
“请问您预定了《时间效应4》这款游戏是吗?”
回过头,笑容可掬的售货员正向他发问。
“啊,是的!”
---------------------------------------------------------------------------
指针指向了上午十点半。威廉正在涟立市的一间宅邸里进行等候。
“洛克伍德教授,您好。听说您有事找我?”
房门被打开了,一个带着墨镜的男人走了进来。他身后跟着两个保镖模样的人。
“您好,埃尔南德斯先生,”
威廉上前与来人握了握手,随后看了看埃尔南德斯身后的人。“可以的话,我想和你私下谈谈。”
“你们先出去吧。”埃尔南德斯像两个保镖示意。他们点了点头,便关上门出去了。
“好了,现在你可以说了。”
“谢谢,埃尔南德斯先生。我就开门见山地说了,我有一个计划,一个,十分有趣的计划。”

<Reply>

睆月
2016 09 18 18:11:24
{:4_86:}干的不错,好喜欢

<Reply>

besteast
2016 10 29 23:39:59
{:11_351:}{:11_351:}{:11_351:}

<Reply>

暂无更多
回复
Fantuanpu of Utopia , Prowerd by Sap.

20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