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团扑.com

登录 / 注册 您的账号

即时通讯未建立

当前位置 >个人原创文发表
初秋赏叶

《美好的幻想和现实》

Chapter01现世和幻想的少女
  对于在现世中如鱼得水的文和来说,仿佛对于他整个世界都是充满着善意的。有美好的爱情,可爱听话的孩子们,令人羡慕的工作,以及一众可以涎皮赖脸的互相吐槽的朋友们。所谓平凡人的幸福在他身上得到了充分的诠释。当然,这也与他与人为善,兢兢业业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直到这生命里的最后一刻,无疾,文和躺在暖黄色的床上,旁边是已经步入中年的大儿子文雅。
   “爸,身体觉得怎么样,能起么?”从一个月前父亲在庭院里浇花突然倒地不起开始,文雅立刻就抛下了工作回到家中陪伴自己的老父亲。
   “小小应该快放学了吧?”文和看着迎面墙上自己和她的结婚照,不由地笑笑。仿佛一点也没有生病的自觉。
   “这个点,也差不多了。”文雅顺着老父亲的眼光看了一眼墙上的照片。
   “是不是觉得老爹我原来很帅?”文和笑着说
   一旁的中年男子难得地散去了脸上的严肃和担忧,笑出了声。
   “你这小子既不像我一样懂得幽默,也不想她一样爱笑,真不知道是吃什么长得?”老人笑了笑,想伸手去摸摸在一旁的儿子。却反应过来自己已经无力抬手了。
   “当然是像自己咯~”一个欢快的声音隔着门就传来,随后门开了。
   “爷爷,小小今天又得到老师表扬了~”迎面而来的一个扎双马尾的小女孩捧着个贴满小红花的小本子一溜烟的奔到老人面前。向自家爷爷展示自己的战果。
   “小小慢点,这丫头这么闹,一点也不想大嫂和哥嘛~”之前那欢快的声音再次响起,文和不用想也知道是谁了。
   “老爹,要不要尝尝新鲜出炉的栗子饼~这一路上香的我啊”那女子手上捧着一个小纸袋,还有阵阵热气冒出来,整个屋子都散发着栗子香味儿。
   “爷爷,筱姑姑一直想偷吃,可是小小阻止她的喔
   “老哥,你看看你家闺女这么小就会告状了,长大了还得了?”文晓大大咧咧地拍了拍自家老哥。
   “恩,小小乖,你姑姑从小就是这样,喜欢偷吃,就是要拦住她。要不她偷吃了,可还会甩锅给别人的。”文雅轻轻摘下自家闺女的小书包。
   一旁的文晓一下就尴尬地把手停在半空。“老哥,不就小时候的事,你至于吗。记仇那么深,嫂子怎么接受的了你这家伙…”
   “还不是晓晓你太调皮了,”一个端着托盘的女子轻笑着进来。“爸,来喝点粥吧。”
   “嫂子做的东西就是香~老爹你这一个月口福真好。”文晓把栗子饼放在床柜旁边。将老人半身立了起来将一旁的桌垫铺在被子上。
   “还不是爸妈原来教导有方,原来我可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呢。”女子笑着用勺子盛起一点。文和品味着嘴里的滋味,笑了笑。
   “恩,把文家的厨房托付给你我算是放心了。”文和笑着说。
   “爸,别瞎说。我还等着您再教教我那道四季焖河鲜呢。”女子又盛起一点粥。
文和眯了眯眼,并没有说话。
夜深了。老人闭着的双眼突然睁开,窗外的月亮轻轻在床上洒满了月光,老人看着一旁不知道何时又跑过来的小小。轻轻一笑。再次闭上了眼。
   紧闭着的双眼,周身仿佛都是一片漆黑。没有往常的甜美声音叫醒自己。似乎整个世界都沉默了一般。文和并无多少意外,尽管自己才六十出头,但是对于死亡这一点却看得很淡。不过却很讶异地打量着四周。毕竟是第一次接触“死“这个概念,作为人的好奇心还是令他不由地起了玩闹的兴致。文和开始尝试活动起来,如同医生做的康复指导一样。开始尝试命令自己的身体动起来。当然,作为不知处于何种状态下的文和自然不知道自己做的身体概念动作是什么。只是作为打发时间的活动而已。
就这样,不知道在这无尽的黑色世界里呆了多久。只能思考和尝试康复动作的文和,到是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感触,毕竟这和自己卧床的区别只是看不见自己的家人而已。不过自己已经从他们那的到了足够的温暖和幸福的回忆。也该知足了。尽管这样似乎会给他们带来离别的悲伤。但是不正因为离别才会使回忆更加珍贵和凸显幸福的美好么?就像当年陪着她在最后时光在世界各地留下二人的足迹一样。
“因为离别更美丽么?”兀地,一个听上去带着娃娃音的 女声不知从何地传来。
文和呆了呆,扫视周围,并没有发现什么女孩,而那个声音却更加清晰了。
“没想到居然这样的花朵也能孕育出妖精啊。”突然一阵晃眼的光芒刺破了不知多久的黑暗。一个着(zhuo)着(zhe)淡蓝色上衣,一头淡紫色的短发小女孩闭着双眼,看着自己。文和总觉得仿佛自己如同被掀开贝壳的珍珠贝一样,被女孩好奇的看着。
“恩?果然还是时间太短了么?还没有孕育出语言的能力么。”小女孩依旧没有张开眼。较小的双手却已然将文和捧了起来。周边的景色不由地令他有些震惊。整个地方都是暗色调的,仿佛从未见过阳光一般。话说没有阳光怎么有的花啊。文和看着面前美美的小女孩不由地有了好奇心。
“我叫古明地觉,这里是地底都市,小家伙,你的问题很有意思,不过这些还是以后慢慢教你吧。”这个名叫觉得女孩子声音温和而又平淡。但是却没有睁开双眼。
文和突然看着面前的萝莉居然感觉到了自己妈妈的味道。但是,这一切的疑问都被少女旁边的红色眼瞳吓住了。并且古明地觉这个名字,怎么听都像自己原来玩过的东方弹幕游戏里的那个啊。难道自己和网上的那些主角一样穿越了么。
“恩?看来你不是原本世界的生灵呢,穿越是什么?”觉轻轻地问道,但却没有停下脚步。
‘你会读心?’文和在内心里说出了自己的话。
“真是个聪明的孩子呢。”
看来来这就是东方的世界无疑了。重新开始的人生么。看来还是很有意思的啊。那么这个世界的人生也要好好享受呢。文和突然看着捧着自己的少女。在心中想到:‘我叫文和’。
“恩,文和你好,很高兴能见到你,要不要做我的第一个宠物?”
‘阿勒…’文和呆了呆。‘宠物…..’

神拋棄的喵
2016 01 30 21:37:56
这排版,好乱的感觉

<Reply>

初秋赏叶
2016 01 30 21:48:57
神拋棄的喵 发表于 2016-1-30 21:37
这排版,好乱的感觉

毕竟我是手写改{:4_86:}要不你指导一下

<Reply>

谢坤辰
2016 01 30 23:28:07
好凌乱的风格
个性突出
然后
就没有然后。。。。{:9_274:}

<Reply>

初秋赏叶
2016 01 31 00:21:25
谢花坤辰 发表于 2016-1-30 23:28
好凌乱的风格
个性突出
然后

快点告诉我什么是不凌乱。。。。。{:4_90:}

<Reply>

初秋赏叶
2016 01 31 12:34:01
Chapter02

    "该起床了,恋小姐。"文和轻轻捏了捏裹在被窝里的绿毛小萝莉。上一世时常逗弄自己孙女的恶搞心再一次兴起。小女孩并没有什么反应。尽管鼻子被封住了,但是小萝莉毫无自觉地张开了小嘴,呼吸着,并且自己继续睡着。

    文和看着面前贪睡的小萝莉无奈地笑笑。

    "觉小姐,早安。"文和看到一旁刚进门的粉毛萝莉,习惯性地打了声招呼。

    "恩,早安,小恋还在睡吗?"觉今天穿的依旧十分宽松,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带着个红色的发卡,发卡上嵌着朵白色水仙。看上去就像某些大家族出来的小姐一样3。端庄而又清丽。

    看着依旧贪睡的妹妹,觉突然一脸坏笑地取出一只牙膏。文和看着突然露出坏孩子表情的觉,默默地背过身去…

    "怎么看都觉得小恋很可爱是不是啊?"觉收起了牙膏,一脸满足地看着自己的佳作。

    "唔!"躺在床上的小恋一咕噜地就爬起来,迅速地跑向了洗手间,一遍小手扑扇扑扇抹啊抹啊。然而牙膏越抹越多,越抹越散。"好辣!好辣!"小恋萌萌地哭腔声从洗手间传来。而觉则默默地坐在客厅的餐桌上一脸微笑地吃着面前的早餐。

    "小和啊,有没有觉得今天你做的早餐特别好吃呢?"

    "觉小姐,首先,今天的早餐就是以往的做法,其次你手上拿的是隔壁早苗面包店里的吐司,并没有什么和以往有什么区别啊。不过他们家最近推出了一款七彩面包,小姐想吃的话倒是可以试试。"文和看着一脸恶作剧得逞的觉不由地一本正经地吐了槽。

    "嘛,彩虹面包就算了,不过,看起来你适应的很快啊,在地下的生活呢。记得你原本应该是地上人吧。"觉默默地放下了咬了一口的面包,开始喝味道比较正常的粥。

    "觉小姐,我已经来到这个世界十年了,相对于我上辈子的寿命来说已经是六分之一了诶!"处在这个时间概念特别奇葩的世界里,文和总有种身非在现实而在幻想的感觉。好吧,尽管这就是幻想乡的世界。

    "觉小姐?"文和看着似乎走神了的古明地觉不由地出声提醒到。

    "啊呜!"一个萌萌的小恋从洗手间里出来,上唇还带着薄荷牙膏的红印,"姐姐,坏心眼!"

    "嘛嘛,明明不是姐姐做的呀,小恋这么可爱我怎么会舍得欺负呢?"觉起身将小绿毛萝莉抱在怀里。"都是那个小和坏,看到小恋的睡相那么可爱,才会恶作剧的"

    "不会的,小和很温柔,才不会做这么坏心眼的事。姐姐你要骗人可不能瞒得过小恋喔。"小恋翘起了她的第三只眼。

    "嘛,小恋,你还小,有些时候读心是不准的对吧,你说呢,小和~" 觉一脸和善的笑容看着正坐在对面的文和。

    然而文和也是“有年岁”的人了(至少相对于人来说)

    是这样没错了。又怎么会顺着对面那个明显有点黑掉的的萝莉的意呢?

    “恋小姐,这个问题我想你应该很清楚答案的,有些时候要相信自己的能力喔。”文和笑了笑。尽管作为一个只有十岁的花妖来说,这种大叔式的笑容怎么看怎么违和...

    “了解!”小恋从觉身上“呼”地一下挣出来。“姐姐,恋今天想去地上玩。”

    “不行喔,恋恋,你还太小,地上的事情很复杂的。等你能熟练运用自己的能力的时候,姐姐才能放心让你去地上的哦。”古明地觉眯起了双眼,端起了面前的热牛奶,轻轻地抿了一口。“撕,还有点烫。”一旁绯红的第三只眼也眯了起来。

    小恋垂着自己的小绿眼默默地坐在一旁吃着早餐。但似乎没有之前那么地精神了。

    “我吃饱了,姐姐,小和,那我先出去啦。”小恋在玄关,挥了挥手出门去了。

    “记得早点回来啊。”对面的觉微笑着目送着小恋关上房门。

    文和突然觉得面前的粉毛的气场变了,不再是之前那个逗乐妹妹的无良姐姐。而是真正有种“家主”的意味在里面。深谐世事的他自然知道觉有话要说了。

    “觉小姐,为什么不尝试着让恋小姐出去接触一下外面的世界呢?”文和将桌上的碗筷收好。

    “没有吗,小和,恋恋不是经常出门玩耍嘛 ?”

    “你知道我说的世界是什么的,恋小姐的潜意识能力在这本就暗淡无光的地底都市里几乎不会让她拥有什么同龄的朋友,这对她的成长也是不好的吧。”文和看着面前小口抿着牛奶的觉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小和,记得你提过,自己曾经的种族是人类吧?”觉放下了牛奶。默默地闭上了一旁的绯红眼。

    “是的,这和恋恋的成长问题有什么关系么?”

    “有啊,”觉用调羹搅动着杯中的牛奶。“你是把你作为人类的经验用在了恋恋身上对吧?”

    文和突然就不说话了,看着面前的粉毛萝莉,或者说古明地觉,或者说作为”觉“这一妖怪种族的一份子的觉。

    “你明白了么?”觉轻轻将涌出的牛奶热气轻轻吹散,“我和恋恋,还有小和你,并不是人类,甚至在妖怪种族中我和恋恋都不是讨喜的类型。”

    “......”文和看着面前的少女一面做着无不是正常少女应做出的可爱姿态,一面说着本不应该这种少女说出的老成的话语。这时候,他才在这十年间真正意识到,所谓妖怪的时间概念。

    因令人心生忌惮的读心能力以及悠长的寿命所带来长久的孤独,只有自己的亲人面前才会展露出真实的一面。这就是面前名为“觉”这一种族的悲伤么?尽管不知道是不是本人也觉得这是一种悲伤。但是文和相信恋恋不会如同觉一样,能够真正去接受这样长久孤独带来的明悟。她还至少是个孩子。还会对外界产生期待。还有自己的幻想。

    “你的想法很好,”正在细思中的文和突然被打断了,面前的少女声音轻柔,面容姣好,但一旁的睁开的绯红之眼却令人有种深陷湖中的感觉。尽管已经在两姐妹身边已经呆了十年,但是这种深沉感却并没有减弱。“所以说恋恋还小,就因为她还有着幻想,不明白现实的残酷。唯有这种悠长寿命的磨砺,她才会真正成为‘觉’,嘛,半吊子还是很可爱的啦~”觉再次眯起了双眼“所以以后小恋问起外界的事情你知道该怎么说吧,小和~”

    文和注视着面前的少女,而少女也眯着双眼等着面前花妖的回答。

    “牛奶凉了,我去帮你热一热。”文和起身走到觉的身边端走了那杯只抿了几口的牛奶。转过身去的那刻。

    ‘在没有恋的日子里,你是不是也曾抱有幻想过呢?’

    文和在心中默念道。但是坐在桌旁的少女却不知何时将那绯红之眼闭上了,一双淡紫的眸子含笑看着跑去热牛奶的文和。
{:4_95:}这次努力地好好排版了呢

<Reply>

谢坤辰
2016 01 31 14:12:06
初秋赏叶 发表于 2016-1-31 00:21
快点告诉我什么是不凌乱。。。。。

{:9_266:}
乃自己不是很清楚吗!!!
竟然有后续

那老夫就先不给差评了{:9_264:}

<Reply>

初秋赏叶
2016 01 31 14:49:46
谢花坤辰 发表于 2016-1-31 14:12
乃自己不是很清楚吗!!!
竟然有后续

日常更新{:4_96:}

<Reply>

谢坤辰
2016 01 31 15:10:46
初秋赏叶 发表于 2016-1-31 14:49
日常更新

{:9_274:}

那老夫就勉勉强强期待一下下吧~

<Reply>

初秋赏叶
2016 01 31 20:59:50
谢花坤辰 发表于 2016-1-31 15:10

那老夫就勉勉强强期待一下下吧~

教科娇{:4_105:}

<Reply>

谢坤辰
2016 01 31 21:19:29
初秋赏叶 发表于 2016-1-31 20:59
教科娇

{:4_101:}
无路赛无路赛无路赛
老夫才不是傲娇呢

<Reply>

初秋赏叶
2016 01 31 21:25:44
谢花坤辰 发表于 2016-1-31 21:19
无路赛无路赛无路赛
老夫才不是傲娇呢

觉得和你这种低端娇交流,简直是拉低了傲娇的逼格啊{:4_86:}
果然绅士还是要去做绅士{:4_103:}

<Reply>

初秋赏叶
2016 01 31 23:32:53
chapter03 骚灵的笙歌

    对于文和来说,东方的世界似乎正如上辈子记忆中的那般和平和安宁。尽管曾经问过觉关于大结界的问题,并得到了后者不知所云的回答。但是似乎对于这个没有博丽大结界的幻想乡或者极东之国,他的穿越生活似乎也是和平而又充满欢乐的。如同置身于美好的幻想之中一样。

    但是直到面前这个金发少女毫无征兆地出现在属于古明地家的小宅院的时候,直到这时,文和再一次地意识到什么叫妖怪的世界。尽管面前这个自称蕾拉的女伯爵怎么看都是个人类少女。

    “觉,你应该知道大人派我来干什么的吧?”蕾拉亭亭地倚在门前,看着正在浇灌着石蒜花的古明地觉。

    觉仿佛没听到一般,默默地浇灌着花朵,这种只在地底绽放的花朵。

    “大人已经不耐烦了,自从这个世界上的生灵们的异变发生时,你就应该明白,你的逃避是不可能的。所有的妖怪种族都必须团结在贤者和大人的意志下才能继续生存下去。”女孩不紧不慢地说着。语气和这种狂信徒的台词完全不搭。

    “恕我直言,蕾拉,你不也是人类么。又何苦团结在妖怪的旗帜下呢,甚至来找我这种连妖怪都退避三舍的‘觉妖‘呢,为了你口中的贤者?”小手轻轻理了理有些蜷曲的花瓣。“还是大人?”

    蕾拉不语。

    “的确,那位妖龙大人着实很聪明,因为只有你这样被骚灵缠身的人类才能干扰我们‘觉’一族生来的读心能力。即使是所谓的贤者或者那个罪恶之龙在我面前也是毫无秘密可言的。但是这并不能代表,人类,你能说服我去参加你们所谓的妖怪同盟。或许有一天世界的幻想消失了。这种能力也会随之而去,不过想来那些大妖怪们才会更加地头疼吧。”觉的声音平淡,仿佛说着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一样。

    但是一旁的文和才反应过来,确实,在没有妖怪贤者和博丽巫女建立大结界和现实与虚幻的境界之前,在东方的世界里妖怪的生存确实是岌岌可危的。正是因为所谓的幻想之力薄弱的缘故。但是那个“大人”又是何方神圣,在文和的记忆中完全没有出现过所谓罪恶之龙的设定。突然有种不舒服的感觉,但是却有无法说清。

    “不愧是‘孤行悄然的妖怪’觉大人,你还是那么的沉稳睿智。”一个身着黑紫色哥特萝莉装的幼女不知何时出现在文和的背后。

    一只冰凉的小手兀地蒙上了文和的双眼。旋即一阵刺痛从脖颈间传来,文和只觉得全身的力量在不停的流逝。

    “多谢款待啦,小花妖。”小手一送,文和只觉得全身一软地倒在了一个熟悉的怀抱里。那是觉身上特有的石蒜花香,这时文和才看清那个袭击自己的身影。

    那是个极端熟悉的面孔,和红魔馆的二小姐有着一模一样的面孔,但却有着不可思议的身材,以及两根略显俏皮的马尾。

    幼女居高临下地看着枕在觉身上的文和,双手提裙,微微欠身。

    “克雷尔·斯卡雷特,来自西方的吸血鬼,很高兴见到与贤者齐名的觉大人。”幼女礼数十分周到,但是一双绯红的双眼却充满了高贵,或者说是桀骜。

    “我在你身上看到了杀欲。”觉温暖的小手轻轻抚摸着文和颈上的伤痕,淡紫色的双眸间带上了少有的不悦之色。

    “嘛,不过是多吸了一些些花蜜而已,觉大人这样独行的妖怪,也不会这么小气吧。”幼女毫不掩饰地舔了舔下唇,一股意犹未尽的样子。

    突然,幼女神色一凝,好看的眉眼霎时扭曲。似乎回忆起什么痛苦之事一般。

    “恐怖回忆。”觉身边的绯色眼突然睁开带上了一层迷蒙的黑光。觉看着面前痛苦的克雷尔,却没有丝毫的怜悯之色。“别装了,你们这种心脏早已冷却的生命,又岂会真正地陷入恐惧呢?”

    幼女的表情瞬间恢复成之前高傲的样子,“嘛。本来想让觉大人好好自满一下,但是好像失败了呢。尽管是失去心脏的我们,似乎还是不可避免的会被觉大人你发现想法呢。”

    幼女抖了抖裙摆,“所以觉大人你懂得吧,你不是我和伯爵大人的对手喔,乖乖滴和我们回去。才是真正正确的选择呢。”

    “......”觉不语。文和虽然双眼迷蒙,但却也发现了觉脸上有着从未有过的凝重之色。

    “嘛,那就玩个游戏吧~”幼女突然伸手,“格莱普尼尔酱~”一条莫名其妙的光之绳索突兀地勒住了文和的脖颈,幼女小手一拉。躺在觉身上的文和瞬间被幼女的小手扼住。

    “觉大人,你猜猜看,花妖如果把手啊,脚啊什么的,切掉,然后种进土里,每天浇浇水啊,施施肥啊,会不会长出很多花妖来啊。”幼女一脸天真烂漫的表情。“这样一来每天都有很多花蜜可以吃了呢~”

    “...”觉冷冰冰地看着面前的吸血鬼。

    “恩,看来觉大人很想知道呢~”吸血鬼纤弱的小手轻轻的按在了早已无力垂下的文和的肩膀上。

    “第一根~”吸血鬼看了看手上的断臂,“恩,就选在这个花盆里啦~”吸血鬼旁若无人办将文和的手臂插进去,默默地从颤抖的古明地觉身边拿起水壶。小跑着来到花盆旁。

    “啦啦啦~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好像天朝有这么一句有名的话呢~。”

    一边的蕾拉掏出了指挥棒,无数的骚灵开始唱起了不知名的歌。

    “灵乐·笙歌。”那悠长轻慢的乐调,配上骚灵凄厉的尖细之音,令早已昏迷过去的文和再一次地痛苦惊醒。

    “看,果然这个时候需要伯爵大人的能力,才能让这个小花妖保持鲜活呢,只有这样才能种出新鲜美味的花对吧,觉~大~人~”吸血鬼看着低着头颤抖的古明地觉,咧了咧嘴。“嘛,看来还要继续玩下去呢,小花妖~”

    “够了!”突然一股陌生的声音从那熟悉的人身上传来,“吸血鬼,接好他,我同意了。”

    “啊拉,还以为能多玩一会呢,觉大人。”克雷尔拔起插在土里的文和的断肢,一脸失落地按在文和伤口上。抬起了自己的右手腕,细小的尖牙一划,一股殷红的鲜血流了出来。吸血鬼轻柔地将血液注入文和的嘴里。

    之后如同丢弃娃娃一般,将文和摔在了一旁,“嘛,这样一来他想死也死不了啦~不过日后恐怕就也要和我一样,成为觉大人眼中的杀孽深重之物咯~是不是很有意思啊~”

    文和趴在地上,眼皮如同灌了铅一般沉重,只能看到远处一个紫发的女孩低着头,前额的刘海挡住了女孩的眼神,一旁的绯红之眼似乎也失去了那样的鲜艳。

    “哦~对了,忘了告诉你了,觉大人。”吸血鬼恭敬地将跪坐在地上的古明地觉搀扶起来,“我们能找到这里,幸亏了一个叫恋的孩子呢。那孩子真可爱,要不是被大人看中了,连我都好想把她像我家的孩子一样圈养起来呢~”

    躺在地上的文和静静地听着渐渐远去的属于骚灵的笙歌,慢慢地失去了意识,好像在闭上双眼的前一刻,看到了水珠落地的样子。

    “原来地底,也是有雨的么?”

<Reply>

初秋赏叶
2016 01 31 23:33:33
深夜更新,那么明天就不写啦233333333{:4_86:}

<Reply>

初秋赏叶
2016 02 01 13:15:21
@萌萌哒的琴里酱 ,我来@你~\(≧▽≦)/~啦啦啦

<Reply>

萌萌哒的琴里酱
2016 02 01 20:04:07
初秋赏叶 发表于 2016-2-1 13:15
@萌萌哒的琴里酱 ,我来@你~\(≧▽≦)/~啦啦啦

窝来看看啦(๑•̀ㅂ•́)و✧很不错哟(๑•̀ㅂ•́)و✧加油ヽ(゚∀゚)ノ

<Reply>

初秋赏叶
2016 02 01 22:07:03
萌萌哒的琴里酱 发表于 2016-2-1 20:04
窝来看看啦(๑•̀ㅂ•́)و✧很不错哟(๑•̀& ...

终于有个正常回复了!好高兴~{:4_115:}

<Reply>

初秋赏叶
2016 02 02 00:18:38
   chapter04 染血的鲜花倒刺

    耳畔似有淅淅沥沥的雨声,不知沉睡了多久的文和。内心中有几分好奇,为什么地下也会有雨声呢?有了想睁开眼睛的想法,于是似乎许久没有办法睁开的双眼缓缓地张开。面前的光线暗淡,似乎是烛火。从那暖黄色的微光里,似乎有一个聘婷的身影。

    文和想要起身,抬起头,去看向那微光旁的少女。但是似乎有股熟悉的疲惫感,令他无法动弹。整个身体都有着强烈的酸痛感,这种麻痹绵长的痛苦不住地刺激着文和的神经,令他不由自主地吃痛起来。

    “恩?”似乎他的呻吟惊动了一边的少女,那女孩翩然地转身,那是一个着装极不符合这个小竹屋的女孩。华美带荷叶边的和服,如同乌木般乌黑鲜亮的长发,一双鲜红的双眼。在看到那双眼的刹那,文和不由自主地挣扎起来,居然一瞬间克服了身体上的疲惫酸痛,缩进了床头的墙角。

    “辉夜,看起来他似乎很怕你啊。”一双老人推开竹门,走了进来。手上捧着温热的粥。

    名叫辉夜的女孩,看着缩在墙角一脸畏惧之色的文和,并没有什么嫌弃或者失望的表情。依旧是天然地笑着,伸出了自己的小手。

    “我叫蓬莱山辉夜,是我和奶奶出门,在路边的田埂上发现你的。你叫什么名字?还记得自己的家人吗?”女孩的声音软糯,不含一丝敌意。

    文和看了看那只伸出荷叶袖口的白嫩小手,“...家...家...人...?”似乎曾经也有一只这样的小手,向自己伸来。但是,似乎想不起来了,那个模糊的身影,只记得有双十分可怕的绯红双眼。就像面前这个似乎人畜无害的少女一般的赤红色。

    “是的,家人,还记得你的家人在哪里吗?”女孩再次重复了一边。

    突然,毫无征兆地,缩在一角的文和突然暴跳而起。扼住女孩纤白的手腕,一口咬了下去。

    “嘶。”辉夜惊讶地吃痛。感受着血液不停地从腕口流出。一股无力感侵袭而来。

    突然暴起的文和一下子压倒了辉夜,松开了辉夜的腕口,辉夜看着之前面羸弱的少年面上不和谐地狰狞之色。一双眼睛甚至出现了异色。一边是痛苦挣扎的黑瞳,而另一边则是血腥暴虐的鲜红。

    “妖怪啊!”一旁的老爷爷老奶奶看见露出狰狞獠牙的文和。惊惶地大叫起来,老奶奶当即将手中的碗砸向了文和。瓷碗应声而碎,但是并没有如同老奶奶意料的那样,面前如同恶魔一般的妖怪晕了过去。反而是一声凄厉的尖啸,一个闪身,跑到了老奶奶的身后,一双不知何时有了尖利指爪的双手交叉贯穿了老奶奶的咽喉。

    血如泉涌。

    “老婆子!”一旁的老爷爷不管不顾地冲向了杀害自己亲人的文和。但是这种失去理性的行动注定是毫无作用的。

    倒在地上的辉夜呆呆地看着这场毫无悬念的屠杀。始作俑者如同丢弃垃圾一般,将老人的尸体扔在了一旁。再一次地转向辉夜,依旧是那个痛苦狰狞面孔。辉夜无法形容自己此时的内心究竟是如何的,愤怒?怜悯?悲伤?

    但是,已经没有时间给她去想了,那双沾满鲜血的利爪,已然伸向了女孩的脖颈。

    但那只可怕的利爪就这样悬停在半空,少年兀地倒在了辉夜的身侧。

    “辉夜,没事吧?”一个高挑的绿衣女子俯下身,将虚弱的辉夜搀扶起来。“因为今天妹红说你收留了个流浪人,所以我有点担心,就过来看看。“女子看看四周的狼藉和血迹。不由地叹了口气。“对不起,来晚了。”

    “不是你的错,慧音老师。”辉夜倚在女子的肩上。那一刻濒死的恐怖令她不由自主地颤抖着。而一旁的绿衣女子伸手轻抚着辉夜微微颤抖的脊背。

    “慧音老师,我把慰问品带来啦!”一个调皮的萝莉声从门外传来。听声音就知道是个很可爱的孩子。

    “等一等,妹红,你先回藤原府,去帮老师把书拿过来,辉夜小姐要用呢。”慧音理了理情绪,关上了客房的门,对着外面的小萝莉说道。

    “那慰问品怎么办呢?可有很多辉夜姐姐喜欢的点心呢。”一个白发小萝莉捧着一个木制盒子站在客房门口。

    “放在客厅里就好了,快点回去吧,点心会给你留一份的。”

    “O(∩_∩)O好的,老师,辉夜姐姐,我马上就回来唷。”小萝莉扑腾扑腾地将点心放在客厅的桌子上,小跑着离开了竹屋。

    辉夜和慧音听着小萝莉的脚步远去,相视了一眼。

    慧音起身开始清理起客房,而一旁的辉夜深吸了口气。将倒在地上的文和扶起来,放在床上,用打湿的毛巾清理那已经消退了利爪的双手。

    慧音默默地清理着,沉默着看着辉夜的举动。

    “至少,我想知道原因。”辉夜并没有转身,只是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话。也不知道是想慧音解释,还是说给自己听。慧音也从这句话里听不到恨意,还是悲意。

    窗外的雨声也渐渐停了。

    待到再次回复意识的时候,文和发现,自己不再是躺在床上。而是被各种贴着看不懂符咒的绳子束缚住,坐在冰凉的铁椅上。

    面前是两个面容姣好,却神色冰寒的女子。

    “这里是哪里?”文和一脸陌生地看着面前毫不熟悉的女子。

    “...”慧音奇怪地看了一眼辉夜。而辉夜也带着几分不解的神色。

    “你什么都不记得了么?”辉夜看着面前一脸无辜的少年,身体羸弱,面色苍白。一双乌黑的瞳孔,透着陌生和恐惧。完全无法和之前那个暴虐的形象联系起来。

    “很奇怪,他整个的妖气都变得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但却处在一种很危险的平衡上。体内力量太杂。我也没办法分辨到底是怎么回事。”慧音捏着少年纤瘦的手腕,感受着他体内暴乱的妖力流动,不由地皱了皱眉。

    “所以才会出现记忆混乱,精神不正常么?“辉夜看着面前的少年。

    “是这样没错,但是从你的描述上看,很像西方的吸血鬼,但是,他现在却没有显现出吸血鬼的性征。所以我也没办法确定到底是怎么回事。”慧音松开手。

    “你们是谁?为什么要绑住我?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文和突然顿了顿“我?...我...我是谁?”坐在椅子上的少年声音突然滞了滞。

    ”我是谁!”突然文和再一次地暴走起来,而这时,绳索上的符咒突然闪出蓝色的电芒。巨大的刺痛和麻痹之感席卷了文和陷入癫狂的意识。

    辉夜和慧音看着抽搐着陷入昏厥的少年,沉默着。

    “有点感觉像是诅咒。”沉吟良久,慧音端起桌上的茶,轻声说道。

    “诅咒?”

    “对的,”慧音轻呷了一口“因为一旦触碰到记忆层面的事情就会触发。我们这些天不也试过了么。不进行来历和家人的询问,就不会引发他的狂暴。而一旦触发了,他不到精疲力竭是不会停止的。并且会忘记之前所有的事情。所见所闻。除了诅咒,我想不到更好的说法了。”

    “那会是谁下的呢?这么残忍的诅咒,几乎就毁掉了这个人的一生,沦为嗜杀暴戾的奴隶。”辉夜此时表情痛苦,好看的眉眼此时充满了悲伤。“甚至还害死了爷爷和奶奶那么善良的人...”

    “...”慧音不语。

    突然,辉夜站了起来,“慧音老师,既然是诅咒,那么必定下咒之人,一定见过他吧!而且还是个吸血鬼,既然这样,通过他,我们就能知道到底是谁做出这等残忍,灭绝人性之事了。”

    “但是,他的记忆...”慧音看着面前突然振奋,不似原来一般天然呆的辉夜呆滞了一下。

    “慧音老师,您不是有个朋友,很擅长自然力量么?也许她会有办法的...”

<Reply>

初秋赏叶
2016 02 02 23:43:35
    chapter05 四季的鲜花之主与花之暴君

    “呐,辉夜姐姐,这是什么花啊?”小萝莉妹红伸出小手,想去够那比自己身高还要高的金色向日葵。“好高啊...”

    慧音轻轻止住了小萝莉的小手,“妹红,这叫向日葵,也可以叫太阳花,不过这里的花可不能摘呢,主人可会生气的呢。”

    妹红一脸可惜地看了看那金灿灿的向日葵,虽然很想要,但却依旧是个听话的孩子。“恩,好。难怪金灿灿地,和太阳先生一样呢。”

    辉夜轻轻牵着一旁出神地望着花田的文和。

    “怎么了?很在意这些花么?”声音轻柔。但却有一丝沙哑。毕竟老夫妇的葬礼也才堪堪过了一个多月。在前往太阳花田的时间里,辉夜和慧音每日的言行都十分注意,而文和似乎也对着外界的事情十分好奇,如同宅居的小妹红一样,无论各种意义上都是个孩子的表现。

    辉夜看着与自己牵手的男孩子,那带着对世界赞美的表情。无论多少次,辉夜都无法将他与那个癫狂的杀人魔王联系在一起。也许这一趟旅程,是为了的到那个罪魁祸首的情报,为了有朝一日让那个黑手付出代价。

    但辉夜也影影约约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自己居然对这个在实质上造成自己生活分崩离析的男孩有了名为同情的感情。甚至如同自己弟弟一般。或许是因为在地上第一个带给自己这么大反差的人吧。所以才会那么在意...又或许是自己将实质上同源的孤独游荡带入了?

    辉夜出神地想着。

    “辉夜,这里的花好厉害。”文和突然回了神。一脸笃定地对辉夜说道。就想小孩子发现了色彩纹路奇特的小石子一样。“它们会唱歌诶。”

    “花怎么会唱歌呢?小哥哥,骗人是要烂舌头的唷。”妹红一脸大姐的派头,一手叉腰,一手伸出食指摇摆着。如同小大人的模样。

    “你能听见这片花田的声音?”慧音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的男孩。要知道,自己结下的国器级别的封印,再加上辉夜“永远”的固化效果。按理说他几乎不能进行任何力量和记忆上的交换了。居然仍能感受到花朵的声音,这一点是极其不可思议的。

    “好啦,慧音老师,这唱歌什么的就不管了,我们还是继续赶路吧。梦幻馆应该不远了。”辉夜牵起文和的手。

    “你是怎么知道的...你不是第一次来么?”慧音有些讶异。但却看见辉夜一脸嘲弄地表情,小手指向了一旁岔路的路牌。

    “闲人勿扰,想死请右转,出门请左转。不想成为花肥的请带走自己的垃圾。禁止采花。”

    辉夜看着慧音有些懵的表情拉着文和走向了右边的岔路。

    “什么时候,她也这么懒了。这就开放花田了....这种野餐郊外的即视感。”慧音脸上三条黑线。

    “到啦到啦!”妹红小萝莉看着围着矮小篱笆里的小洋馆,一脸好奇。“好像公主住的房子啊。”

    洋馆的小院里种着各式各样的花草,正值春季的现在正是百花齐放的日子,小院里显得更加的美丽典雅。如同童话故事里一般梦幻的美感。

    “真不愧是梦幻馆啊。”辉夜虽然早有耳闻,但是这位月之公主也不得不为这样的美景所倾倒。毕竟在身为公主之前,她也依然是个有着幻想的女孩子而已。

    倒是慧音没什么感触。开始四下找着那个熟悉的身影。

    “欢迎光临梦幻馆,”一个清雅的声音从小院的花架下传来。一个手托着水壶的绿色卷发女子亭亭地站了起来。虽然动作平淡自然,但却有种不可思议的美感。尤其是在她背后的无数花朵,就连身为普通人的妹红萝莉都能感受到,那些花朵瞬间有了不可思议的妍丽。

    “慧音老师,那个姐姐好美啊。”妹红萝莉呆呆地说。

    “没想到地上还有这么不可思议的存在,本来以为慧音老师作为历史与知识的半兽就已经很厉害了。这位幽香大人身上的气场简直和永琳老师一样,几乎成为一方天地的代表了一样。所在之处,万物都会欣欣向荣。”辉夜也少有愣了愣神。

    “幽香,好久不见啊。”慧音看着执着水壶的幽香缓缓走来。

    “是啊,慧音,你也有很久没来梦幻馆了呢,神绮和梦子也很久没来我这梦幻馆了呢。”幽香定了定脚步,伸出手,轻轻抚了抚文和的头。

    一旁的慧音大脑当即当机。那个四季的鲜花之主,妖怪里号称“花之暴君”的大妖怪居然会一脸温柔地抚摸一个人的头。在慧音这个掌握历史的白泽神兽的记忆里也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如果要说风见幽香最温柔的时候是什么时候,慧音一定会说是养花的时候。但是面前的事情已经让她对于风见幽香的认识由1.0版本直接更新到了6.0版本。

    “呃,幽香...大人?”辉夜尝试地开展了交流,从慧音那得知了,面前这位四季的鲜花之主可是个喜怒无常的性子,不由地令她也有些束手束脚。

    倒是被摸头的文和却像个碰到母亲怀抱的孩子般,沉沉地扑进了幽香的怀中。

    幽香看着沉睡过去的文和,轻轻松了口气。

    “好在损害的还不是很重。”幽香的神色突然冷了下来。“白泽,这怎么回事,虽然我知道这孩子体内那股绝对不属于自然力量的庞大气息不是你的。但是我需要知道。究竟是谁这么大胆子。敢对千万年不遇的石蒜花的孩子下这么毒的手。”

    这一刻,站在幽香面前的三人几乎感受不到来自春天的一丝温暖,整个花田都透着一股骇人的寒气。身在太阳花田各个角落的游客都不由地后脊发凉。一刻也不愿意多呆。

    这时,辉夜才真正意义地理解了,慧音所说的花之暴君究竟是什么样子了。几乎整个自然界都充满了敌意。

    这就是地上顶尖级别妖怪的实力么。在这种级别的气势面前,自己头一次失去了使用“永远与须臾”能力的自信。

    “幽香,别急,我们进屋谈吧,把你的自然力量收敛一点,不怕惊吓了弱小的孩子们么。”慧音淡淡地安抚着颤抖的妹红小萝莉。

    “最好快点。你知道,我向来没什么耐心。”幽香将文和打横抱在怀里,走向了梦幻馆。

<Reply>

初秋赏叶
2016 02 02 23:44:25
再次上传一波更新{:4_86:}

<Reply>

+
回复
Fantuanpu of Utopia , Prowerd by Sap.

20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