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团扑.com

登录 / 注册 您的账号

Powered by FantuanpuDevelopers.

Used PHP & Laravel & Swoole

饭团扑动漫网-
当前位置 > 个人原创文发表

帖子标签 添加标签 +

【末界大混战】正文,新开贴

本帖最后由 奥丁永恒之枪 于 2015-11-28 13:29 编辑

米娜桑好,这里是很久不发帖的伪新
终于有机会上论坛,想了很久还是决定把【末界大混战】更新到这里
首先有事情要先说明
这篇文前十二章是一年之前发的,十二章之后是一年后再次更新的
所以可能看起来会有点不一样吧,虽然我已经尽力想让它看起来不那么违和……
关于更新的时间
嘛……大概就是什么时候想起来什么时候更新吧,
最近有儿子和萌萌催更,想必不会拖得太久
写的不是很好,希望大家尽量不要喷
就是这样,楼下更新

===============补充=================
顺便在这里贴上番外的地址好了,有番外的话会更新在那里,虽然可能现在是个坟贴……
传送门:[url]http://www.fantuanpu.com/thread-60176-1-1.html[/url]

奥丁永恒之枪 2015-11-28 13:28:16

第一回 末日

这几天一直不见太阳,天上的乌云似是要把人压得喘不过气,让人不想出门。

“铃……”

下午最后一节课的铃声响起了,妖火百无聊赖地摆弄着桌子上的笔,郁闷的一言不发。

妖火,花市第七中学的初一学渣,腐女一枚,喜欢旁边学校五中一个叫周旭的伪学渣。最好的朋友叫安玥,但妖火习惯叫她畅畅或爸比。

畅在15班,妖火在11班,一般放学时妖火总是冲到畅的班门口去等她出来,然后一起回家。

窗外的风带着莫名的阴冷,妖火怎么看都觉得有种风雨欲来的赶脚,那种心慌的感觉真是让人坐立不安。

“同学们,由于英语老师请了病假,所以这节课自习,另外英语不留作业……”自习老师话一出口,讲台下立刻有人发出带着欢呼的窃窃私语。【语病了。。】

妖火懒洋洋的换了个姿势趴在桌子上,她写作业超快,现在所有作业已经全部搞定,应该全在同桌手里呢(被拿去抄了)。看来今天回家又可以玩电脑了,不过现在这种环境实在是让人做什么都无法集中起精神,妖火只能趴在桌子上望着窗外想旁边学校的周旭在干什么。

妖火认识周旭是在三个月前回家的路上,离学校不远的小巷里,周旭带了一帮小弟和另一帮人打架。另一帮人看校服应该是九中的,领头的妖火看着眼熟,后来才想起来是花市四大帅比排名第三的闫佳旭。

那时妖火是听见声音了,正好畅有事提前先回家了,妖火便在墙边偷看,也是好奇,没见过嘛。

妖火亲眼看见闫佳旭把周旭踹的嘴角出了血【踹得好】,又看见周旭的人把闫佳旭的人全部撂倒。

她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捂紧了嘴不发出一点声音。后来闫佳旭走了,妖火走去看周旭有没有事……

周旭的表情真的把妖火吓到了,说不出的狰狞,然后妖火就愣在边上了。周旭面无表情的看了妖火一眼,擦了擦嘴角的血,起身就走。他身后的那些小弟,眼神带着不明意味的看了她一眼,也走了。

妖火犹豫了一下,悄悄地一路尾随周旭到了五中的操场,操场上没有遮蔽物,周旭一眼就看到了躲在看台后的妖火。听着那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妖火转身就跑。

毕竟是宅女,没跑两步就被追上了,周旭跟提小鸡似的提起妖火,嘴角有一丝不屑:“又是你?你想干什么?”妖火努力让自己淡定一点,道:“要你QQ。”当然,这是她随口胡扯的。

“怎么?想骚扰我?”“反正你给我然后我就走。”“XXXXXXX,快滚。”

最后,妖火平安无事地回家了,还要上了QQ。回家一看周旭的QQ空间,妖火就无语了。

压根没多少动态。她就不明白了,那些QQ空间无动态的人,一天都在干什么?不觉得无聊么?反正她是受不了,一天起码百条动态,然后疯狂点赞,这也不难看出她有多无聊了。

趴在课桌上的妖火又想到了三个月前的事,不自觉的叹了口气,后来就再也没见过周旭,QQ叫他他也不回,头像却整天亮着。

每天都要看一遍他的空间,知道不会有动态,却还是要在电脑前守着,这似乎已经成习惯了,然后,畅知道了这件事,她这么说:妖火,据你爸比我纵横情海14年,你肯定喜欢上周旭了。

是这样么?自己似乎就是每天猜测他在干什么,在电脑上一边看开心超人一边在他空间页面上挂着,然后一天至少两条消息砸过去看他在不在,也仅仅是这样,对,仅仅是这样。

畅是这么回答的:“你自己不知道一天要多少次和我提起周旭,但我可全记着,基本上咱们在一起的所有时间你都要YY那浑小子在干什么,我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听了这话,妖火愣了,自己还真没注意到这些,不过仔细想想,畅还真没说错,不过自己真的不想承认这一点,对于她这个死宅来说,喜欢一个人已经很不可思议了,更何况喜欢的还是一个小混混,感觉有点想撞墙。

在妖火浑浑噩噩的打着盹时,下课铃终于响起了,在同学们耳中,这声音简直就是天籁之音!

“下课!”

“起立!”

“老!~师!~再!~见!~”

话音未落,同学们跟炸了锅似的,有几个收拾快的已经飞奔了出去,妖火就是其中之一。

从冲出班门,跑上楼梯,到达15班,在15班门口等畅畅出来,一共只用了6秒,妖火要是用这速度跑体育百米测验,肯定全班第一了。但用她的话来说,没动力,跑不快。难道这就是她体育不及格的原因?

畅畅收拾东西不算快,妖火往里一看,这货竟然一边按手机一边往书包里塞书,全然忽略了她这个守在门口回头率百分之二百的雕像!

忍不住了,妖火大叫一声:“爸比!你快点啊!我赶时间看周旭在不在学校啊!”畅收起手机无奈道:“急什么急!你一天要提那小子多少遍才甘心?”听得这话,妖火面不改色,道:“那又怎样?好不容易出现了一个值得我挂念的人我当然要烦你们了,否则怎么对得起他在我心中的地位?”【想对那时的自己说声呵呵然后竖起中指】

说话间,畅已来到门口,白了妖火一眼,道:“走吧。”

……

马路上,正是放学的时候,七中校服,初一红色,初二蓝色,初三绿色,三种颜色明显红色最多,跟精神病人要逃出病院似的往出跑。用妖火的话来吐槽这些颜色,就是:“初一初二,自古红蓝出CP,不是百合就是基,初三就不用说了,整个一屌丝般的屎绿色。”

妖火畅畅穿着那不咋合身的校服,跟情侣装似的在街上边聊边走。

“爸比,你说周旭他们作业留得多不多啊?”“不知道,不管多不多那周旭肯定不写。”“我当然知道啊!所以我想投奔五中。”“阿喂!你这明显就是为了周旭嘛!再说了,我就不信她会去上学!”“艾玛……我是想知道一点他的消息罢了……”

畅住的离学校不远,来回也就五分钟的事,妖火住的就远一些,不过走回家还是可以的,途中正好经过五中,所以……你懂的。

畅已经回去了,此时的妖火正兴冲冲的打算去五中看看周旭今天在不在。

再走过一个红绿灯就是五中了,妖火笑眯眯的听着歌,突然感觉有点不对劲,脚下一阵晃动,妖火抬头,发现路人也都十分困惑,地下还是在晃动,妖火立刻明白这是怎么了。

“奶奶个熊的!地震了!”妖火小声骂道,此时她已经站不稳了,看着前面的十字路口,妖火心中一亮,反正马路上的车都已经抛锚了,不用担心被车撞。


妖火屁颠屁颠的往十字路口中间……爬去,就在半路上,马路旁边那年久失修的居民楼……塌了……

“丫的!中头……啊!”【原话:丫的!中头彩了!!!】

……

“有没有……有没有人……来救救我……”

不知过了多久,妖火嗓子都快喊废了,就是没有人。她那时还没走到十字路口中间,就被塌了的居民楼压倒了,不过还好,她在几块石板搭成的小空间里,没缺胳膊断腿,只是擦伤了点皮。

妖火自己没事,便担心起畅畅和周旭了,畅畅应该在家里,楼房啊,那反应迟钝的会不会被石板砸死?周旭肯定又在某网吧,如果他够机灵应该跑得出去。

“奶奶个熊的!快让我出去啊!在这样下去我就要被饿死啦!!……可恶!爱疯听了一天音乐也没电了!”

倒霉的妖火现在连个求救电话都打不了,只能在一片黑暗中呆着。她也纳了闷了,刚才明明马路上有那么多路人的,不会都死了吧?要不然就算被埋了应该也能听到自己的声音给个回应啊!

妖火叹了口气,往地上一趴打算眯一会。可这时,上面突然透出点光亮吓了妖火一跳,习惯性的眯起了眼。

“这里应该有人的,我听见声音了……”一个很好听的女声。

妖火一听就来精神了,叫道:“对!有人!在这里!”这时,上面的一块石板被搬开了,有个人,妖火一看就愣了。

花市帅比排名第一的凤天羽!!!

这什么情况!自己明明听到女声了!然后又有两个人从上面探出了脑袋,妖火倒抽一口冷气——

花市萌妹排名并列第一的炎灵清!炎羽冥!!!

“……”对视三秒,妖火弱弱地来了一句:“帅比萌妹你们好啊!”

对方沉默,炎灵清直接无视妖火的白痴搭讪,伸手,道:“你想一直在下面?”

妖火回过神来,赶紧拉住她的手,心道:我就不信你们能把我拉上去……结果这想法在心里还没吐槽完,她就被拉上去了……拉上去了……上去了……去了……了……【看什么看!我就是再凑字数!】

“靠!”妖火暗叹一声,不愧是全才生啊!然后道:“你们怎么在这?哦对了,我叫妖火。”这货有点自来熟,反正就是不怕陌生人。

炎羽冥道:“地震,我们下课,去操场躲过了。”就两个字,简洁!

凤天羽看起来十分担心:“似乎还不止这样。”“诶?发生什么了?”“花市最大的商场坍塌了,从商场不知什么地方不停往出渗血水,那血水人一碰到就会……”

听到这,妖火打断了天羽:“你不用说了,应该是变成血尸【躺枪】一类的东西然后正常人碰了也会同化对吧?”某三人点了点头,妖火怒:“这TM简直就是灵异事件啊!你们亲眼见过?”灵清叹气:“我们学校里商场不远,真的看到了,已经七个人被同化了,我们过来就是被那玩意中的一个盯上了,虽然那玩意要智商没智商要速度没速度,但似乎能分辨出人的气味,你自求多福吧,我们先走了。”

<Reply>

奥丁永恒之枪 2015-11-29 09:08:06

啧……过了一天来看貌似没什么人呢……

<Reply>

奥丁永恒之枪 2015-11-30 11:25:50

第二回 血尸

灵清说完便走了,妖火无语的看着那三个人离开的方向,有种骂娘的冲动,转过身打算去看看畅有没有事,结果看到一血红色的脑袋离自己只有十厘米!那令人恶心的血腥味直往鼻子里钻。【妖火:我咋这么倒霉!】

“妈呀!”妖火吓的大叫一声,直往后退,转头环顾四周,竟然发现四下的石板竟开始动了,从下面不停地钻出那种血红色的怪物,比血尸还他娘血尸!这到底怎么回事?!

妖火大脑一个急转弯,立刻明白了:没准商场的血水渗进地里已经流到这了!可为什么自己没事?正想到这,左手一阵麻痒,妖火低头一看,靠!整只左手都和那血尸一个颜色了!再抬头一看,那些血尸果然不管自己了,卧卧卧卧……卧槽?!自己这就算它们同类了?!【妖火:伽冥鬼你闹哪样?!】

无奈加遗憾,就是此时妖火的心情,她突然想起一件事,刚才羽冥的脚腕……好像有点血红色……

完了!那三个人死定了!自己反正是没救了,不过三个帅比萌妹死了还真可惜!仔细想想,没准羽冥被同化还是碰过自己的原因呢……诶?自己还真是害人不浅……

妖火无奈的往石板上一坐,打算等死,却发现那些血尸都在往一个方向走,不会吧?竟然来了个活人?妖火站起身刚想着要不要提醒那个人一下,突然“砰!”的一声巨响,四周血肉横飞,腾起一片血雾,丫的!那人竟然把血尸全轰成了肉渣!

“次奥……”妖火咽了口口水,心说这哪位牛人?等血雾散去,前方一又萌又帅又帅又萌的小正太出现了。。。【妖火:【你TM在逗我表情】

然后妖火风中凌乱了,What the fuxx?!这真是眼前这正太办到的?!好吧,仔细想想也没什么不对,就这一个下午,妖火的世界观已彻底颠覆,她已信:Nothing is impossible!!(译:没有什么不可能!!俗称:一切皆有可能!!)

妖火颤抖着问:“……你……你是谁?”“Manstein。”“说人话!!”“曼施坦因。”

曼施坦因?!你语C二战啊?!有没有叫邓尼茨的?!【这个真的有!】

【语C:语C,即语言cos的简称,又叫演绎,一种网络兴起的文字游戏,可以简单理解为角色扮演。】【度娘真啰嗦!!就是语言Cosplay嘛!!】

“你!你是干嘛的!哪的人!家里几口人!”“我是上天派来拯救你的。”“我没救了!你快往那边走!有三个人被同化了!而且是两个萌妹和一个帅比!你救他们比救我有意义!没准他们会以身相许……”“我一直在这里悄悄看着,那三个人很可疑。”【以身相许你妹啊!!】

曼施坦因面无表情,妖火都怀疑他是不是面瘫了,不过他的话更值得注意,妖火:“什么可疑?我就没看出来!”曼施坦因似乎就那一个语气了,道:“一般人被那种东西盯上不可能会这么淡定吧,可他们竟然还有闲心拉你上来,和你说话时语气也并不急促,而那时其中一个女生脚腕已经红了,你被同化不是因为沾了血水,应该是和那女生接触过。”【曼施坦因你给我过来!你是人是鬼给我说清楚!我怎么就没想到这点!】

他为什么那么肯定自己被同化不是沾了血水?毕竟周围的人已经全部被同化了,自己没理由还正常啊,按这样说,自己和血尸接触也应该不会同化啊,这完全就不科学!【这世上还有科学的事?】

妖火半信半疑的看着曼施坦因,虽然自己确实碰过羽冥,但总觉得眼前这货不太靠谱,为什么这么觉得?女人的直觉!【……女人的直觉?你女汉子的直觉吧!】

曼施坦因也懒得理会妖火到底信没信自己的话,手伸进上衣兜里掏出一瓶白色药片,拿出一片,道:“张嘴。”妖火愣:“什么?”结果就趁妖火说这两个字的工夫,那白色小药片就被某萌正太扔进了妖火嘴里……

妖火反应过来后立刻用那只还有知觉的右手捂住了嘴,模糊不清的道:“草泥马!!你个面瘫死怪人给我吃了什么!!尼玛等我死了你不会把我拖去做实验吧?!你不能这么对待我的遗体!!我警告你!如果你敢这么对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BALABALABALA……”【你果然做鬼也没放了他……【伽冥鬼。。Orz】

“……”某萌货已经彻底无语了,救个人都要被污蔑成这个样子,坑爹呢?!

“咦?”刚才还在吐槽的妖火突然感觉到左手的存在了,低头一看——卧槽!没事了!!

妖火不敢置信的仔细检查了一下左手,甚至还往地上打了一拳,真的好了!竟然真的好了!妖火立刻看向了准备逃走的曼施坦因……

“英~~~雄!~~~”妖火飞扑了过去,大有就这么扑倒的架势!好吧,亏曼施坦因反应快,闪开了,否则节操不保!!!【再次你TM在逗我表情】

“英雄!你是怎么办到的啊?”

“……”【内心:你不是看到了么!】

“英雄!曼施坦因这个名字真怪!我叫你萌萌吧!”

“……”【内心:萌萌这名字才很怪!!】

“萌萌!你QQ号多少啊?”

“154250。”【内心:你再叫萌萌试试?!】

“萌萌!你手机号多少啊?”

“11011411938。”【内心:你赢了】

“萌萌!你生日几号啊?”

“停!——你不是说有三个人被同化了么?”【内心:你狗仔队的啊?!】

“啊对!快跟我来!”

【哈哈哈哈我就是在刷字数你来打我啊2333333333~】

在妖火问他生日时,曼施……啊不!萌萌终于hold不住了,机智的转移了话题,妖火这个2X完全打定主意要跟着萌萌了,他走到哪,她就跟到哪,这想法太突然,以至于她忽略了畅和周旭。

妖火拖着萌萌跑了九条街终于看到了某三个倒霉孩子,看起来灵清和天羽没事,不过羽冥就有点惨了,腿已经全红了,灵清和天羽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不能接触,没有阻止同化的办法,难道羽冥……想到这,灵清就有种想哭的冲动。

“卧槽!”妖火一看就急了,“萌萌速度的!这孩子貌似体质不如我快扛不住了!”

灵清天羽听声音一看,就看见了活蹦乱跳的妖火,他们顿时脑中“轰”的一声:怎么可能?!因为在他们印象里妖火好像接触羽冥了啊!现在看起来没事人一样,不是见鬼就是见鬼!

萌萌不知什么时候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状态,丢过一个白色小药片,跟失声了似的一言不发。

灵清疑惑地看了看妖火,妖火表示自己就是吃了那不知名的小药片才恢复的,灵清这才放心的给羽冥。天羽明显对灵清那小心翼翼的动作习以为常,可妖火就觉得有点怪异了……

不多时,羽冥果然没事了,众人都松了口气。萌萌发话了:“说吧,你们都是什么人?”

听得这话,战五渣妖火心都提起来了,天羽却很淡定:“花市一中学生。”然后妖火立刻感觉一到冰冷至极的目光飚了出来,妖火慌忙道:“别管他们是什么人!反正这些事绝对不是他们能弄得出来的,他们也没伤什么人,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嘛!”

萌萌突然十分认真地看着妖火:“如果他们赶紧走,我就能马上拉你上来,你也不会差点被同化。”

“……”妖火已无力吐槽,旋即又觉得有点不对,道:“等等!你和我非亲非故,没理由要救我吧?对于我来说,你才可疑吧?”“你!”萌萌被妖火这句话噎了个半死,一时间也不知怎么回答,一般来说这种路人他是理都懒得理,那会他也是莫名其妙的就过去了……

“我看你顺眼就随手救你了,行了吧?”萌萌也没过脑子就这么回了一句,然后就意识到糟了,果然,他看到了妖火看火星人般的目光……

灵清等人已经彻底风中凌乱了,这两货到底闹哪样!明明是来救人的怎么好像还内讧了?!

妖火让自己淡定了一下,道:“算了,反正现在大家都没事了,然后呢?现在这情况简直和末日没什么两样,我是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灵清三人表示他们也没得干,萌萌刚想说回家,就看见妖火一脸乞求的看着自己,如果他说回家,妖火肯定就直接抱大腿求留下了!

“好吧,随你。”

“耶!萌萌你最好了!”

“……呵呵。”

“你知不知道呵呵的意思?”

“?”

“呵呵=fuxx you。”

“……呵呵。”

“呵呵呵呵呵!!!”

……

当然啦,妖火第一时间就去了畅畅家,期间借萌萌手机N次给畅打电话,一直是无人接听,真让人担心!不过刚才给周旭打了电话,他竟然接了,然后表示他没事,还没等妖火说什么,他就挂了。【对,就是挂了。】

妖火已经对这习以为常了,把手机还给萌萌,一言不发,也看不出在想什么。

畅家。

“卧槽竟然已经一片废墟了【说废话呢?!】!”妖火无语的看着眼前的景象,无力道。

现在花市差不多所有的建筑都塌了,整条街上连个鬼影都没有,也不知那群血尸哪去了,再加上现在已经是晚上,要多刺激有多刺激。

“……”似是有一只乌鸦从头顶灰过,大家都不说话了。

三秒钟后,最不淡定的果然还是妖火……“萌萌萌萌!再借我下手机!快快快!要是爸比都被同化了我直接寻死去好了……诶!谢谢啊!……”

“嘟……嘟……嘟……”

“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现在又要用真心~把我哄回来~……”

畅那奇葩的手机来电铃声响起了,妖火立刻不要命似的寻着声音刨转头,灵清等人叹了口气,过去帮忙了,萌萌正在想要不要趁机溜走,妖火幽幽的声音就来了:“你手机可还在我这呢,你若是跑了,我就群发短信,内容是:亲爱的,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众人瞬间石化,萌萌恨恨的看了一眼妖火,那眼神,就跟深闺怨妇似的……【我错了!】

其实妖火也一时没过脑子,花市的人全被埋了,如果她发短信,他们也肯定收不到,不过萌萌竟然留下了,那么只有两个解释:要么他不是花市的人,要么他压根没想离开。

不过现在也想不了那么多了,妖火搬起一块砖头,发现了畅插着充电器的手机。

“……完了……”妖火无力的坐在石堆里,叹了口气。灵清不解:“什么完了?”

妖火拿起畅的手机,道:“爸比的手机插着充电器,周围找不到她人,我翻石板时也没发现有移动过的痕迹,那么只能说明她出去了,外面地震后到处都是血尸,估计她……”

萌萌意味不明的看着妖火,别管她说的对不对,之前她的表现可不像能想到这么多的人。灵清羽冥天羽三人完全沉默了,如果他们三个人中任何一个有什么不测,其他两个人绝对不会好过,他们想得到妖火的心情。

顿时,这片区域陷入了沉默,惨白的弯月挂在漆黑的夜空,光亮却一点也渗透不到地面,死一般的寂静,仿佛所有活的生命都不见了。

“唉……”妖火再次叹了口气,“走吧,去商场。”

“你找死?!”

<Reply>

奥丁永恒之枪 2015-12-01 11:11:03

文区最近人好少啊……

<Reply>

奥丁永恒之枪 2015-12-03 10:39:06

第三回 商场

“你找死?!”这此四个人异口同声道。

“没有,我只想知道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妖火把畅的手机装进兜里,起身往商场的方向走去。

四人对视了一眼,说实话,他们也不想妖火就这么去寻死,既然不能阻止,那就只有跟着一起去了。

……

此时的商场,已经和其他地方没什么两样了,只不过那些水泥石板,已经完全被染成了血红色,而且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外扩散,诡异异常。

妖火等人距商场还有一段距离,但除了萌萌和妖火,另外三个人完全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血水已经顺着泥土扩散的花市各处了,鬼知道如果土地变成血红色会发生什么。

走了没多一会,妖火突然听到了“咯咯咯咯”的奇怪声音,她下意识的认为是血尸了,于是打算绕路走。可想想又不对,这么长时间他们再也没见过血尸,现在突然出现也肯定有问题。

再仔细一听,是从前面不远处的石板下发出的,妖火只觉得身上白毛汗都出来了,看过盗墓笔记的她很自然地想到的恐怖的东西,不过有句话说得好:好奇心害死猫,妖火又属于一定要知道真相的人,于是,她果然一步三抖的过去翻石板了。

见状,萌萌立刻上前阻止了妖火的自杀行为,结果那“咯咯”声又大了点,看妖火的表情,萌萌只好表示他去翻石板。

灵清三人很有默契,齐刷刷的往后退了三步,妖火目不转睛的看着,萌萌翻起石板,一个黑色的影子冒出来,“啊啊啊啊啊!!”灵清羽冥立刻爆发出180分贝的尖叫。【妖火:我的耳朵啊!】

妖火大着胆子打点了萌萌的手机,照了过去,妖火就看了一眼,“啪”的一声手机就掉地上了,她竟然看到了左手猪脚右手炸鸡吃得正香的爸比安玥!【妖火:伽冥鬼你在逗我?!】

妖火最后的理智也崩溃了,大骂:“操!!这TMD什么坑爹世界!爸比这东西你也敢吃?!不怕被同化?!你上街不知道带手机啊?!妈蛋老子还以为你死了……他么的现在到处都是血尸你没了我怎么办?!!”

畅立刻装可怜:“你爸比我也没办法呀!这吃的我是地震前买的,地震是我一直抱在怀里,不会有事的!来,儿子,我请你吃鸡吧~”妖火怒:“请你吃鸡吧!亏你福大!你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吗?!”【妖火:请你吃鸡吧。。丧心病狂的伽冥鬼。。】

畅一把抱住妖火:“知道!我刚才掀起石板看到了一种全身血红的怪物!好可怕!”

妖火把畅的手机给了她,道:“你听我慢慢解释吧。”然后就把目前的事说了一遍。

畅拍着胸口道:“太幸运了!我竟然没被同化!”“当然了,血水无法渗透铁。”萌萌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妖火往刚才畅畅待的那个坑里一看,靠!是一层铁板!难怪了!

“喂等等!你怎么知道这一点?”妖火问。萌萌你TM在逗我表情:“如果血水能同化铁,你爸比早就被同化了。”“说的好像也对……”

畅畅拍了拍妖火:“儿子,那三个人我认识,可这个属性和小心超人一样的货是谁?”妖火无语:“小心超人?!”“就是伽罗他媳妇!”“我知道!我问的是……这货哪里属性和小心超人一样?!”【伽小:这也中枪。。】

唉,妖火的老毛病又犯了,一聊天就不顾正事,而且把灵清羽冥天羽萌萌这四个人也全无视了。。

“我说……”灵清忍不住打断了妖火和畅畅的双人会议,“你们两个够了!说好要去商场的!再不去天都要亮了!而且你们无视我们三个这么长时间,我们好歹也是末日篇主角之一,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们!”

“什么?”妖火不明觉厉:“末日篇主角之一?”灵清突然反应过来:“没什么!”心里莫名其妙:我刚才说什么了?【伽冥鬼:(挖鼻)】

“好吧,继续向商场进军!~”

……

这一路上气氛就不那么沉闷了,不过主要说话的还是妖火和畅畅,她们两个似乎完全忘记了她们现在有多危险,也忘记了血尸,这种欢脱性格虽然令人无奈,但……确实不会冷场。

妖火似乎精力十足还很兴奋,道:“前面似乎就是商场了!诶?不过好像有很多人的样子?”听到这话,众人都停下了脚步,妖火这个脑抽丝毫没感到不对劲,道:“我说大街上怎么没人,原来在这!”说完就跑过去了,畅畅都没拉住!

结果妖火刚跑了十步,就以飞一般的速度回来了,躲在萌萌身后直发抖。

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事!畅畅问:“怎么了?”妖火抱着萌萌的手臂眼泪汪汪的道:“血尸!全他奶奶的是血尸!吓死我了!咱们走吧!别过去了!!”

果然!众人心里都叹了口气,灵清耸了耸肩,继续往前走,妖火急了:“你不要命了?!”灵清倒是无所谓:“都走到这儿了,回去多可惜?”畅畅觉得也是这个道理,看妖火还是一脸不乐意,和萌萌对视一眼,她拉妖火右手,萌萌拉左手,直接拖过去!

“喂!你们不能这样对我!快放手你们这两个魂淡!”妖火压低了声音骂道,畅畅自然有主意对付她,道:“闭嘴!否则把你扔血尸堆里!”“尼玛。。”

一群人走近了一看,靠!果然全是血尸!跟雕像似的一动不动,他们几个过去,血尸也没反应,就跟死了似的,不对,它们好像本来也死了!

一看就不对劲,事出反常必有妖,妖火已经吓得直哆嗦了,任平时看多少恐怖小说恐怖电影也没用,这时候还不如畅畅。【妖火:你诋毁我!】

越往中心走,血腥味就越强烈,血尸也越多,土地已经完全变成了血红色,可这时灵清她们又好像完全不在乎了,妖火心中暗叹,算了吧,没有萌萌自己早就死了,何必在这时纠结这些,死就死了吧。

死寂中,前面的天羽突然道:“喂……你们有没有看见……”除了妖火,众人异口同声:“看见了。”其实妖火是个超级大近视,就是不带眼镜,听其他人说他们看见的东西,又是一身白毛汗,大气都不敢出,结结巴巴地问道:“看……看到什么了?”

畅畅抚摸了一下妖火以示安慰,道:“一个庞然大物,人形。”妖火顿时就hold不住了:“卧槽那还往前走个毛啊!咱们这难道就是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无人回答。

妖火压低声音道:“好吧,我不反对咱们去寻死了,不过咱们也要想想怎么对付那玩意吧!被秒杀了还不如不过去!”

再次无人回答。

妖火无语:“啊喂?!干嘛不理我!我错了还不行吗各位大神?”

仍旧无人回答。

妖火终于感到了一丝不对劲,果然,在离那不明生物还有不足百米的时候,这几个人把妖火扔下就跑,一个个跑得比兔子还快!

“我就知道!你老爷的!没义气遭雷劈!!”妖火顿时气得暴跳如雷,这回肯定是跑不掉了,不过前面那玩意还是没动静,妖火又开始犹豫要不要过去了。回头一看,爷爷的,土地就跟沸腾了似的不断冒起血泡,这种情况回去肯定死!

没办法,谁让自己反应慢呢。妖火无奈的转过身向不明生物那边走,越走近反而越淡定,看来这位是打算破罐子破摔了。

某五位跑完了一看发现少了一人,得,不用说,肯定是妖火!他们那时发现脚下的土地不对劲,也吓得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跑了,可他们完全忽略了一个问题:妖火比常人反应慢!【妖火:不损我会死?】

畅畅扶额:“完了!我这倒霉儿子总是关键时候出差错,希望这孩子是属小强的!”说完开始为妖火祈祷。灵清跪了:“这孩子分明是衰神附体啊!祝她挺的过来!”

……

妖火走近了一看,那不明生物只是个浮影,在中心的只是个人而已,妖火在心中默默对他竖起了中指,继续往前走想看看这货到底是何方神圣,希望是个美骚年,说不定还能勾搭一下让他来后宫!【节操呢?】

脑补又开始了,妖火已经到达那个人不足十米处,仔细一看,妖火乐了,嗯,又是一个美少年呢!红色的头发,有点像《早安,地球》里的衰衰,好吧,只是头发像……衣服怎么看也不像这个时空的,难道是二次元穿越过来的?!

“干嘛闭着眼啦!你以为你是睡美男啊!”

“哇靠!身体周围血红色光罩,不会是二次元的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吐槽到半截,妖火突然爆发出300分贝的尖叫,因为……因为妖火看到这个红发美少年……睁眼了!!

“你!你没事干睁什么眼啊!”妖火大喘气,红发美骚年直直地盯着妖火看了半天,看得妖火心里发毛,才道:“就是你了。”说完,化为一道血光飞进了妖火的左眼!……

妖火心里一惊,捂住左眼又是半天没敢动,总是觉得左眼火烧火燎的疼,完全没注意到周围的血尸……全自爆了……

<Reply>

奥丁永恒之枪 2015-12-04 14:21:43

依旧是没什么人呢……版主大人还在吗?

<Reply>

奥丁永恒之枪 2015-12-05 15:24:13

呃……今天是不是该更新了?大概吧

<Reply>

奥丁永恒之枪 2015-12-05 15:25:12

第四回 藏海市、潜沙市

灵清等人在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围观,先是发现血光一闪,然后所有的血尸都自爆了,那场面,别提多壮观了,比萌萌炸血尸时还壮观,如果妖火在,肯定掏手机抓拍!【妖火:我这么屌鬼鬼你也知道了!】

畅畅咽了口口水,道:“妖火那边,肯定发生了什么……”羽冥:“要不要……过去看看?”畅畅已经跑出去了:“你们在这等我!我马上回来!”“喂!等血雾散了啊!!”灵清对这冒失鬼无语了,几个字的工夫畅畅已经跑没影了,见状,众人也只好等血雾散了一些然后跟了过去。【畅畅:我。。我才不是冒失鬼。。】

众人过去一看,妖火正不知所措的在原地发愣,畅畅见这货好像没事【妖火:我觉得我事很大!】,心里也松了口气,不过还是惊奇这货命好,这样都死不了?【妖火:咱属小强的!】

妖火回头道:“你们看看我左眼怎么了……”说着松开了捂着左眼的手,众人都倒吸一口冷气,就连萌萌都忍不住眼皮跳了跳——爷爷的,左眼已经成了血红色,连瞳孔都看不见了。【妖火:卧槽!不会瞎了吧!鬼鬼:急啥啊!】

畅畅皱着眉问:“怎么弄成这个样子?”妖火表现得还很淡定:“其实那不明生物是一个美骚年弄出来的虚影,那骚年长得还不错,和萌萌有一拼……”灵清:“说重点!!”妖火:“OwO哦。。最后那骚年跟我说什么就是你了,然后就变成一道血光飞进我左眼了……”

众人顿时黑线,如果妖火说的没错,那血尸自爆就是因为那男生飞进了妖火左眼?他们是不是可以认为妖火拯救了世界?【众人:伽冥鬼你给我适可而止!!】

羽冥看着妖火的左眼,道:“那你打算这么办?看起来情况不太妙。”妖火把头发一甩,挡住了左眼,动作比《六界哀歌》里的诺哥还风骚,道:“这有什么?反正还死不了,别人看不见就好啦!~”“……”【诺哥:凑!躺枪!】

畅畅无语,她对于妖火这性格也很无奈,开心是一切都好说,不开心时后果无法估计。

她拍了拍妖火的肩膀以示安慰,然后道:“现在呢?花市估计只有咱们几个活下来了吧?大家打算怎么办?”

沉默,众人都沉默了。半晌,萌萌说话了:“回家。”妖火这才想起来,问萌萌:“哎对了,我的直觉告诉我你不是花市的人,你是哪个城市的?”

“藏海市。”

“哦……藏海市……什么?!藏海市?!!”

据说藏海市帅比超多,也难怪妖火会如此惊讶了,然后妖火毫不犹豫的抱萌萌:“带我走!带我走嘛!我在这里也没有家了,你就带我走嘛!”【请想象众人满头黑线】【萌萌内心:放手!!丧心病狂的禽兽!!】

结果萌萌还没说什么,畅畅扑上来抱妖火【喂?!】:“不要走啊!你走了爸比和周小旭怎么办!”畅畅内心其实是:才不能把妖火交给一个来路不明的人!【萌萌:……呵呵。。】

妖火仔细想了想,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自己确实不能和一个刚认识一个晚上的人私奔【妖火:啊呸!你才私奔!】,但花市除了他们几个和周旭就没其他活人了,花市要重建也不可能了,到底该怎么办……

妖火叹了口气,把萌萌的手机递了过去,道:“走吧,我有你QQ和手机号,总能联系上你的,只希望你别忘了我。”萌萌接过手机,面无表情的看着妖火,也不知在想什么,几秒后,他说:“我等你。”【妖火内心:等……我?】然后就……消失了……畅畅使劲揉了揉眼,看见萌萌出现在了十米外……【卧槽!】

众人集体被吓到!畅畅对妖火:“他他他他他!他是人是鬼?!”妖火持续淡定:“他身法很不错的,你觉得能群杀血尸的人会普通?”“说的也是……”

灵清等人第N次被无视,但……嗯,挺正常!【灵清:我抗议!这一点都不正常!】

妖火问灵清:“你们还要继续跟我们两个走吗?我们打算在花市淘淘宝,没准能发一笔横财。”“呃……”灵清等人面面相觑,他们无法理解这两个丧心病狂的人想干什么,不过花市毕竟是他们的家,还是晚一些离开好。

“我们先留在花市。”这次难得羽冥开口【妖火:我觉得天羽开口更难得】,这位冰山小萌妹确实不好哄。

“好吧,那现在去找周旭,相信他一个人也不好过。”【妖火:我现在才知道那时自己多虑了】“不过……妖火你眼睛没事吗?”“没事的啦!我自己都不觉得疼,奇怪的是左眼还能看到东西,只不过看到的东西都是血红色……”

此时,天已经亮了,妖火带着其他四人去五中那边找周旭,期间把畅畅的炸鸡全消灭了……【畅畅:TuT我还没吃多少呢……】

在妖火等人走远后,一个身影缓缓出现,看面容,赫然是萌萌!他望着妖火离开的方向迟疑了片刻,终是化为黑影离开了花市。【妖火:曼施坦因!我也想问你到底是人是鬼了!萌萌:问伽冥鬼。鬼鬼:他自己的事我怎么知道?!妖火萌萌:……这不是你的设定么?!】

……

妖火靠着她敏锐的直觉进行地毯式搜索,到现在她找到了五张红色毛爷爷,七个钱包,十六张银行卡,其他零钱不计其数,妖火乐得嘴都合不拢了,看得其他人那叫一个羡慕【天羽:我除外】,这破孩子运气要么极好要么极差,倒是和《屌丝道士》张小龙很像啊!不对,和《六界哀歌》林墨也很像!【张小龙林墨:躺枪!】

顺便,妖火在超市坍塌的地方淘到了无数薯片一类的零食,看土地颜色已经恢复正常,这些东西应该不会有事,妖火不怕死的瞒着众人实验了一下,果然没事,于是大肆掠夺零食!

这下食物方面也不用发愁了,就看住所了,妖火翻了个白眼:“学史蒂夫吧!”“啥?!”畅畅惊呆了,“你不怕半夜出来一堆僵尸和小白玩死你啊?!”

灵清跪了,做了个“打住”的手势,道:“这馊主意驳回!来个靠谱点的!”妖火撕开一包乐事,往嘴里塞了一把道:“我觉得这个就挺靠谱的啊!想致富,先撸树!”话音未落,畅畅就给了她一拳:“正常点!”

妖火再次翻白眼:“还有一个办法,带上周旭投奔萌萌!”好吧,妖火第一次被踹飞……

“找你的萌萌去吧!!~~~”声音来自畅畅……【妖火:爬回来。。】

……

最后,经过一番激烈的讨论,众人决定去潜沙市,至于为什么不去藏海市,当然是畅畅的极力反对。

有必要说明一下,潜沙市正好与藏海市相反,帅比不多,萌妹遍地是,妖火表示一万个不情愿也只能少数服从多数,弱者服从强者。【妖火:魂淡你才是弱者!!】

当他们到达五中时,已经是中午了,妖火特意淘了一大堆吃的喝的给周旭,灵清等人只能表示无语。

他们找到周旭,是在五中空旷的操场,妖火当时看到两个人影,心里就有点别扭,走进了一看,除了周旭还有一个女生,妖火表面不动声色,心里顿时凉了一半,周旭说话了:“她是我同学,文皓。”【妖火:我能骂脏话吗?鬼鬼:不能。。妖火:呵呵……】

“哦。”妖火拖长声就这么回了一个字,畅畅忽然觉得当初怎么没让萌萌把妖火带走?【萌萌:我不带刚认识一晚的人走—___,—妖+畅:你!】

“妖火,我喜欢你。”【妖火鬼鬼安嬴骸(此处省略36个人名):啊呸!】

“?!”【鬼鬼:揍他!】

周旭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妖火一时没反应过来,愣愣地看着他。【鬼鬼:还好前面出场的不是我!】

“天天发QQ,空间每天都来,你以为我不知道啊?”周旭仍旧是那副语气,不过妖火感觉高兴坏了,突然眼前一阵血红,妖火这才想起自己眼睛的事。

怎么办……如果自己这个样子,谁都不会要自己的吧?

灵清等人也想到这茬了,都为妖火捏了把汗,她那左眼已属于吓死人不偿命的类型了,难保周旭看到会做什么。

妖火愣在原地也不说话,周旭笑了笑,道:“怎么?反应不过来啊?……干嘛遮着半张脸?”说这就要撩开妖火的头发。

“不要!”妖火一惊,猛地侧身躲开,手紧紧的捂着左眼。

此时,灵清分明看见在一旁不言不语的文皓眼中闪过一丝鄙夷,也不知是对谁的。

周旭也不在意,道:“你不愿意就算啦……你们接下来要去哪?”畅畅:“去潜沙市,花市已经没法待下去了。”周旭想也没想,道:“那一起走吧。”他这话众人早就料到了,不和他们一起走,周旭还能去哪?

妖火一声不吭的捂着左眼躲到畅畅身后,畅畅十分清楚妖火的心情,也没说什么。

最后,妖火又一路收集了不少毛爷爷和吃的,估计去了潜沙市够凑合一阵了。走在路上,妖火眼前是一片血红,她不知道右眼怎么样了,也不敢抬头,只能先装作没事。

现在想想,这些事简直扯淡到爆,本来以为出现了那些血尸,自己死定了,结果萌萌出现了,本来以为那不明生物会把地球灭了,结果他变成血光射【想歪面壁】进自己做眼了,同时血尸自爆。

不是吧?总觉得是老天想让她死又不想让她死,总结一下这件事,说得自负点,如果血尸出现是为了引出自己,那红发少年出现难道就是为了和自己说一句“就是你了”然后让自己做眼变红?那血尸自爆又是为什么?如果红发少年找的就是自己,他大可直接找自己不必让全花市的人都送命啊!

越想越觉得莫名其妙,红发少年那句“就是你了”到底什么意思?怎么看也不想就这么没事了啊,只希望自己别死得太早就好。

羽冥发现妖火低着头也不说话,安慰道:“妖火别想太多,现在能好好的就够了,其他的以后再说。”她这话别人听起来挺莫名其妙,但在妖火听来,她立刻就觉得自己想那么多干嘛么,现在自己爽,自己过得好,干嘛还在乎其他的?

这么一想果然心情好了很多,妖火深吸了口气,笑道:“谢了,羽冥。”羽冥这个冰山萌妹见妖火没事了,点了点头,继续沉默……

只不过自己左眼挺坑爹,不把这个解决了,妖火连饭都吃不下。

心中突然一道光闪过,妖火:“周旭,你转头。”“嗯?”周旭下意识地回过了头。

接下来,妖火做了一个让所有人差点被过气去的举动——

她撩起了自己挡着左眼的头发……

【其实这一章真的差点写不下去了,我不想让周旭出场,却又想把发生过的事多少说一下,以前的自己还真是可笑】

【萌萌要消失一段时间了……好吧,这个大家应该都知道啦……下次出场会带着他的好基友(划掉,好哥们)一起出场XD好吧,你应该也知道了(我好像一直在说废话)】

【呵呵,怎么说呢,对于周旭我写成这个样子真的没办法,这点我知道很渣(你整篇文都很渣),但是我实在不能写得更好了,一提起这个名字我挺萌的连杀人的心都有了,文里写得不明显是我不想仔细说,呵呵】

【有没有发现这一回两个城市的名字和盗墓笔记搭上了?对,没错,我故意的,就为了纪念我最喜欢的小说之一盗墓笔记吧】

【另,此回付渣绘,要骂人请私截,我知道很渣,真的很渣,代数课上画的】

===============================

【图我就不发了。。。。。】

<Reply>

奥丁永恒之枪 2015-12-06 14:35:55

=。=唉,还是没人回帖呢
大概我的论坛是单机版吧【望天
明天更新

<Reply>

奥丁永恒之枪 2015-12-09 12:16:02

第五回 诡

“喂?妖火?”畅畅拉了拉妖火的手臂,她也没反应,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周旭。

众人发现左眼好像比之前更恐怖了,直视着那只眼,似乎整个人都要被吸进去似的,血色之中还有几个十分细小的黑点,只是几个呼吸间,众人就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变成了纯粹的血红色。

顿时,气氛就变了,文皓惊惧的看着妖火,眼中有一抹厌恶,周旭看着她那只左眼,脸皮不可抑制的抖了抖,半天才道:“cos骸音呢?”妖火面无表情:“没有。”周旭心里也十分清楚这不可能是cos出来的,强忍着不去看那左眼,道:“怎么弄成这个样子啊……”妖火仍旧面无表情的直视着周旭,此时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了,心里突然特别暴躁就想把眼前的人砍成肉渣。

妖火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但她还是强行压下了这念头,狠狠地捂着左眼,低下头不说话。

众人确实被吓到了,他们早就知道那血轮眼【……】不会简单,照这样下去鬼知道会发生什么。

半晌,妖火才恢复过来,笑了笑,说:“看什么看!没事了!”众人面面相觑,不确定该说什么,妖火放下头发翻了个白眼,道:“前面有个加油站,我去看看有没有车,咱们开车去潜沙市。”说完就跑了过去。

畅畅瘫坐:“我了个去,吓死人啊!”天羽看着妖火的背影若有所思,周旭半天没回过神来,看了看文皓,也没说话。

……

某条通往潜沙市的公路上……

“醒醒……妖火,醒醒!”畅畅推了推靠在她身上迷迷糊糊的妖火,“快到潜沙市了!”

妖火睡得跟死猪似的,完全听不到别人说了什么,这货伸出手搂住畅畅,十分模糊的道:“萌萌……别……别离开我……萌萌……”众人顿时一阵恶寒,有种想为萌萌默哀的冲动!【萌萌:喂!我不需要你们的同情!妖火:你现在不是应该在藏海市吗!萌萌:……】

畅畅叹了口气,又看了看妖火的脸,不知为什么,她睡觉时左眼却没有闭上,那血红色溢满眼眶,她本人不担心,畅畅都替她担心啊!

畅畅对在前面开车的天羽:“开慢点吧,反正有的是时间,到了潜沙市开到龙泉广场【不要问我张家口的地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认识路。”天羽:“哦。”畅畅表示她最奈何不得这种冰山美男了,车上醒着的,除了畅畅天羽,只有周旭了,车上顿时又陷入沉寂。

“唉……”畅畅又不自觉的叹了口气,她从小到大第一次经历这种事【畅畅:行了,这种事经历一次就够了。。我不想积攒这方面经验。。】,如果只是她一人,还不知能不能撑到现在呢?而且如果比起来,妖火……才是最惨的那个吧?

到了潜沙市,一切都要重新考虑了,天羽说他可以联系学校,只是妖火这个样子,还能继续上学吗?

抬眼看了看天羽,畅畅心想,这孩子会开车,长得帅,朋友满天下,肯定有很多女生喜欢吧……以后和他在一起的人,会很幸福的吧……

不知不觉间,车子已经进了潜沙市,畅畅一路指挥天羽到了龙泉广场——在潜沙市边缘的开阔地带,旁边就是一家不错的酒店。

“我是撑不住了,两位,我先睡一会。”畅畅这夜猫子级别人物也不行了,反正车上这么多人都已经睡得昏天黑地,今晚就别指望去酒店房间睡了。

周旭按着手机不知在干什么,天羽默默下了车去酒店大厅开房【想歪面壁】去了。

天羽刚走没一会,文皓睁开了眼,碰了碰周旭,两个人悄悄下了车。

……

“醒醒!都醒醒!”

天羽的声音毫不留情的叫醒了一车睡得正香的女生,“怎么了啊……”畅畅揉着眼,声音里满是不情愿。

“周旭和文皓不见了。”天羽面沉如水,语调不变。妖火一听这话,立刻清醒了,心也凉了一大截。“需要找找么?”羽冥看向妖火,问道。

那种极端暴躁的情绪又出现了,妖火却不想压下那情绪,道:“没必要了,我就知道当初不该带他来。”所有人都听出了她语气中的寒意,畅畅下意识地看了看妖火的左眼,再次被吓到,“妖火……你左眼……!”

“我没……”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出口,妖火感觉左眼有什么东西溢出来了,用手一摸,再一看,血!竟然是血!

灵清见状赶紧从车上找到的包里掏出一卷纸递给妖火,妖火可是晕血啊!颤抖着手接过了纸,妖火撕下一截捂着左眼下了车,血还在往出溢,越溢越多,妖火被吓得脸都白了,更衬的恐怖,畅畅看着一地的血觉得自己眼睛都疼,结结巴巴地道:“要……要叫救护车吗……”

妖火白色的上衣已经被染红了,一提医院她还是大叫起来:“才不去医院!”,“那……那怎么办啊……”畅畅是被吓得不轻,已不知该怎么办,妖火喘着气悄悄往车后躲,然后飞快地跑走了。

灵清羽冥所在的位置没注意到,但天羽立刻就发现了,大声喊了一句:“妖火跑了!”然后就去追了……畅畅回头一看,也立马跟上天羽去追妖火。

“这破孩子到底干什么!跑什么啊!!”畅畅忍不住向前面若隐若现的人影喊道,可妖火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反而加快了速度,天羽皱着眉再次沉默,他看着地上越来越多的血迹心知妖火大概……

又跑了一段路,他们已经彻底看不到妖火的影子了,畅畅绝望了,往地上一坐大喘气,道:“怎么回事,她体育很差的啊!怎么可能跑这么快!”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天羽体力算不错的,都追不动了,他指着地上的血迹,道:“左眼的缘故吧,估计她口中的红发少年要……”

话说了一半,灵清羽冥也赶上来了,她们当然也看到了那血迹,过来看天羽没追到妖火,也是叹了口气。

这时,灵清道:“一会咱们跟着血迹追!这么明显不信找不到妖火!”听得这话,畅畅也升起了点希望,可她再看向那血迹,竟然发现血迹在缓缓消失!

畅畅使劲揉了揉眼,那血迹又浅了几分!她立刻尖叫起来:“血迹在消失!!”其他三人一惊,一看之下心也沉了下去,畅畅不甘心的吼了一声,起身就沿着血迹向前跑。

“这两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天羽还没顺过气来,看见畅畅又跑了,怒叹了一声,也起身去追。


灵清羽冥无奈,只好跟上,灵清边跑边说:“要是咱们刚才把车一起开来就好了。”羽冥哀叹:“你忘了!咱们几个只有天羽会开车!”“……”

畅畅已经哭了,眼前一片模糊,打亮手机,只能看见血迹,尽管在逐渐变浅,但畅畅还是努力向前跑着,如果以后就这样再也看不见妖火,会很难过的吧……

三分钟,也就三分钟的时间,血迹已经完全消失了,畅畅又往前跑了一段路,是一个十字路口,根本没法追,这次是,彻底找不回来了。

之后,灵清三人也过来了,他们知道这种情况能追到妖火的可能很小,看见在树下失魂落魄的畅畅,也不知如何安慰,毕竟一直在身边最好的朋友就这么不知所踪,任谁,也无法正常吧?

“回去吧,”灵清再次叹了口气,“她一定会回来的,你是她最重要的人,她不会不管你的!”十分肯定的语气。

“可是……”畅畅捂住了脸,泪水顺着指缝不断溢出。

羽冥蹲下身,抱了畅畅:“她大概是……怕给大家添麻烦吧。”

“怎么会呢……”

“最好的哥们儿怎么会嫌对方麻烦呢……”

“所以……一定是……”

“不要我了……”

……

龙泉广场后山上,废弃工厂。

“应该……没跟来!”

“流了好多血啊……可我竟然什么都感觉不到……”

“好……好难受……”

废弃工厂生锈的铁门后是墙上满是血垢的屋子,很久以前的血迹了,不知以前发生过什么,这样的屋子里,妖火瑟缩在墙角里不知所措。

毕竟也只是个14岁的女生,就算平时再怎么看恐怖漫画,那也只是漫画罢了。

“怎么办……怎么办啊!”妖火仰起头不让眼泪流出来,突然,她发现地上她左眼流出的血,开始凝聚成一个人的样子,血光……也开始闪烁……

是那个红发少年……妖火看着眼前这个红色头发,俊美的一塌糊涂的少年,心里莫名火起。

“魂淡你到底想干什么!”妖火怒视着他,红发少年瞥了她一眼:“本帅哥才不叫魂淡,叫熙月。”

等等……这名字不仅娘炮还很耳熟啊……熙月……熙月……《六界哀歌》!!

“草泥马!你果然是穿越来的!说!你有什么目的!不过先把我左眼恢复原状!”妖火的二货脾气又上来了,她早就有必死的觉悟了,所以也不怕熙月会对她怎样。

熙月靠着墙,语气很欠抽:“你想多了,本帅哥可不是那本书里的熙月……另外,你左眼已经无法恢复了,因为我就是你的左眼。”

这家伙是会读心术么?自己好像还没和他说《六界哀歌》这本书啊?而且……别开玩笑了,他要是自己左眼,自己左眼怎么还看得见?

熙月见妖火那一脸不相信,道:“不信用手摸摸左眼,能摸到眼球算你有本事!”

听这家伙语气这么肯定,妖火心里也不那么确定了,咬了咬牙,手伸向了左眼眶,一摸,卧槽?!眼球呢?!

“卧槽……怎么会这样……”妖火手抖了抖,心想自己现在肯定看起来特可怕!“你给我解释一下!”

“有什么好解释的?反正已经成这个样子了嘛!”熙月语气依旧贱贱的,妖火也懒得计较了,道:“那好吧,你给我解释一下你这样做的目的!”熙月思考了一下,然后靠着墙坐了下来,道:“那我就说了,你不能理解可不关我事!”

“你速度的!”妖火已经快没耐心了,而熙月接下来说的话彻底颠覆了她的三观——

<Reply>

奥丁永恒之枪 2015-12-14 10:50:06

第六回 死了也没什么



熙月清了清嗓子,道:“你很纳闷为什么我要弄出那么多血尸然后让他们自爆对吧?先回答你这个问题,本帅哥是从异位面来的,由于这个位面的限制,来了这里后自身实力会下降到一个惨不忍睹的境地,而吸收在这里产生的能量会抵消这个限制,所以本帅哥就……”



妖火一脸你TM在逗我表情:“第一,你很啰嗦,第二,吸收这里产生的能量会不会提升自身实力?”熙月果断炸毛:“本帅哥好心好意给你解释得清楚一点你竟然还嫌本帅哥啰嗦!哼!直接……你好了!”



最后一个词熙月说的很模糊,妖火也没听清他在说什么,不过也不怕他对自己怎样,反正自己都成这样了,死了也没什么。



“少废话,回答我的问题!”妖火现在很无语,而且已经破罐子破摔了,于是她就做出了这样的……行为。



“……好吧,就让你死的明白点,你们这些三次元的渣渣自身素质差到爆,就算变成血尸也产生不了多大能量,所以本帅哥只是抵消了位面限制,实力压根没涨!”



听得这话,妖火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不过熙月一看她那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了,一个空间结界把整个工厂都与外界隔绝了,道:“别想趁机逃跑,战斗力负数的地球人和本帅哥完全没可比性!”



呃,看来自己没希望了,不过貌似自己现在还不知道这家伙要对自己做什么……读心术八级的熙月又知道妖火在想什么了,道:“怎么说呢……其实这是上级做出的决定我也只是负责执行的,由于我们要制造出一个全位面最强的杀人机器,所以需要一个最完美的躯体,然后……你懂的。”



“开什么玩笑!我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地球人好吗!我体育就从没及过格好吗!我身体强度还不如萌萌好吗!我这么弱为什么要选我啊!”妖火不可思议的看着熙月,她简直无法理解异位面人的思维!



熙月听见萌萌这个名字时愣了一下,旋即问道:“萌萌?是不是之前那个比本帅哥就帅一点的死怪人?”妖火莫名其妙了,不过还是点了点头,熙月:“他叫曼施坦因对吧?”“对啊!你怎么知道?”妖火继续莫名其妙。



熙月心里咯噔一下,心说她怎么就这么巧和他认识?不知道有没有影响呢……



“熙月!熙月!”妖火已经按耐不住了,走到正在发呆的熙月面前晃了晃他,熙月这才回过神来,道:“没……没什么……你刚才问我为什么要选你对吧?呃……这个么……因为整个位面就只有三个人的体质适合改造,所以就是你了!”



“可是还有两个人啊!”



“一个是曼施坦因,另一个我们改造失败了。”



“……”



不知为什么,妖火觉得还是自己死掉算了,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是他不在了,世界会变回黑色。



“感谢你上级选的是我。”



“其实他不可能被选中。”



“为什么?”



“他本身就很厉害,最后……改造过程中会失控的。”



他本身……就太强了……



这样吗……那自己一定要让他们的计划彻底失败。



但是如果自己改造成功,希望自己到时候还记得萌萌吧……然后就是,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在乎的人,带他们离开这个位面……



妖火拉开那扇血迹斑斑的铁门,看着外面快要升起的太阳,问道:“那什么时候开始呢?”熙月嘴角一勾,道:“你睡着之后。”妖火望着太阳面不改色:“哦,那你有的等了,我现在一点都不困。”熙月那隐藏在黑暗中的脸似乎笑了起来,“不着急,”他说,“我们有的是时间。”



……



龙泉广场酒店,1428号房。



整个房间被沉寂笼罩着,气氛十分压抑,阳光从落地窗照射进来,却丝毫感受不到温暖。



畅畅抱膝坐在椅子上,双眼无神的看着地面,也不知就这样过了多久,小声道:“还没回来……还没回来……”灵清从厨房端出茶来,道:“天羽已经去大厅等了,你这样也不行啊,来喝杯茶吧——”畅畅却似乎是没听见,依旧是自言自语:“你到底去哪了啊……是不是不要我了……”



灵清羽冥对视一眼,皆是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无奈,她们现在也不确定畅畅是否正常了,同时心里也开始诅咒妖火走马路上掉井里,她难道不知道她爸比很担心她么?!



好吧,这样似乎也没什么用了,只希望畅畅能坚强一点,虽然这样似乎治标不治本。



……





五天后。



“起床起床!你个懒羊羊要睡到什么时候啊?!今天要上学你晓不晓得啊?!”灵清第N次对蜷在被子里的畅畅狂吼,她太能赖床了,简直能把人逼疯!



畅畅把头从被子里探出来,回头看了看举着菜刀,大有“你再不起床我就砍你”这架势的灵清,慢悠悠的道:“急什么嘛!反正学校走两步就到,干嘛这么早嘛!”“你!”“好吧好吧!败给你了,你先出去嘛,我换衣服~”“是我败给你了!!给你最后五分钟!!”“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嘛~”



羽冥在厨房里做着早餐,这件事似乎每天早上都会发生,习惯了。



天羽已经联系好了学校,畅畅还是在七中,只不过是潜沙市七中,而天羽他们呢,是在上高中,都不远。



畅畅的情绪这几天已经好了不少,这不是说她不担心妖火了,而是她不想灵清三人再担心她了,只是不再表现出来而已,大家都相信,妖火会回来的,一定会!



相处久了,畅畅也发现灵清三人都是很好的朋友,每天就这样在一起,似乎也不错,比自己大几岁的人相处起来总是感觉好一点……



……



某工厂。



熙月看着乐此不疲的玩着蚂蚁的妖火不由得叹了口气,这个家伙已经五天没睡觉了,而且每天都要他陪她玩,要他给她做饭,熙月有种错觉——他快要成人妻了!!!



不!这绝对不可以!算了!自己度假的计划彻底泡汤了!实在不行打晕这2X算了!熙月恶狠狠的想。



谁知这时,在往蚂蚁窝里灌水的妖火突然说:“熙月,我困了……”“呃?!”熙月愣了一下,他可想不到这个家伙会困,果不其然,刁难来了:“给我弄一个超大的公主床来!”



熙月差点一头栽倒!“喂?!你让我上哪弄去啊!”妖火又用木棍戳了戳蚂蚁洞旁的泥土,道:“用你的魔法啊!给我一张公主床我就睡觉。”熙月爆筋:“都说了67次了!那不叫魔法!那叫附加技能!”妖火很淡定:“差不多一个意思!”熙月无语,做思考状,似是在犹豫要不要答应乐她的要(diao)求(nan)。



妖火开始卖(zuo)萌(si):“熙月哥哥~你就给我嘛~给我嘛~”熙月最受不了这个了,直接答应:“好吧,看在这是你最后一次的份上!”



说罢,手一挥,一道红色的光射向左边,旋即一个红色的光幕出现了,熙月用很怪异的语气对妖火道:“接着啊!来了!”妖火把手里的木棍一丢,道:“好!帮我移到那个房间里!放在右边啊!”“喂?!”



熙月表示各种跪了,幸好这只是一时的,否则不晓得之后还会发生什么!



“好了!”熙月把床移到了妖火说的地方,拍了拍手,“这回你总该睡了吧!”妖火一下扑到了床上:“好好好!我这就睡!”熙月看着满床打滚的妖火真心不明白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她快死了她不知道吗?!好吧,也不算是死,只是忘记自己曾经的一切而已。



妖火扯了扯被子,道:“熙月,我睡了啊!”熙月往床边一坐:“知道啦!”



“晚安……”



“嗯……晚安……”【妖火:伽冥鬼,人作死就会死你不知道吗?!】



终……终于睡了……



熙月松了口气,也就是说计划基本成功了一半。可是他哪里知道,妖火的计划,也成功了一半……



几分钟后,一道血光突然毫无预兆的从妖火左眼迸发而出,笼罩了妖火全身,然后,匪夷所思的事发生了,在血光下,妖火全身的血肉组织都虚化了,几秒的时间,就可以看见那白花花的骨头了。【妖火:丧心病狂内容开始】



“果然……”熙月伸手穿过了虚化的血肉组织,抓住了妖火的手臂骨,旋即,一种红的发黑的颜色以极其骇人的速度蔓延了开来,再看熙月的脸色,也白了很多。



缩回了手,血肉组织开始慢慢实化,当恢复正常时,“嗤!”的一声,妖火一身血肉,竟全部化为了一滩血水!但仔细一看,血水在减少,似乎是……全部被那红的发黑的骨头……吸收了!



吸收完成时,血色光幕一闪,血肉开始再生,然后再次被化为血水,再次被吸收……周而复始。



“好了!”熙月长长的出了口气,到这,就等骨头锤炼成功了,那时再生出的肉体,才是最强的!只是不知会持续多长时间,当然了,时间越长越好,最长,大概也就半年吧……



其实熙月本性并不坏,原本计划是找到妖火后直接就开始改造,但熙月偏偏陪了妖火五天等他睡着时再行动,因为……睡着的时候不会痛……



事实往往是血淋淋的——妖火根本就没睡着!她以前听畅畅说过,潜沙市龙泉广场后面的山上有一种植物,吃下去后看起来像是睡着了,但实际上意识是清醒的,所以……



妖火在熙月穿过自己皮肉摸到骨头时就想跳起来了,可谁让她之前吃了那不知名的植物啊!



【等等!这位观众问畅畅是花市的人,怎么会熟悉潜沙市的东西?这个问题问得好!我来说明一下,畅畅在五年级时在潜沙市住过一段时间,所以对潜沙市很了解!】



此时妖火的心情可想而知,各种咆哮各种跪!就是那种痛也足以让她在心里吼哑嗓子了!【妖火:伽冥鬼你TM在逗我?!心里怎么可能喊哑嗓子!鬼鬼:这是个比喻懂不懂!!】



不过一想到能让他们的计划彻底失败,她也就释然了,反正人死了连痛的资格都没有了,趁自己还活着,把痛当成一种享受,似乎也不错……

<Reply>

奥丁永恒之枪 2015-12-24 14:54:37

第七回 末影伽冥



转眼间,两个月就这么过去了,妖火用她那令人无语的倔强性格挺了过来,其间洗骨N次,一直在痛,从未被超越!由于她一气吃了五棵那种植物,所以中间完全是动也不能动,那种感觉……啧啧……【妖火:伽冥鬼你够了!】



这一天,那骨头已经完全变成了黑色,是那种幽幽的黑色,仿佛来自幽冥。



熙月百无聊赖的在外面揪花瓣,他终于体会到什么叫无聊了!这才两个月而已,如果妖火要睡上半年,那岂不是……要无聊死自己吗?!



看太阳快要落下,得了,今天肯定又没戏!洗洗睡吧还是!这么想着,熙月丢下手中的花,往那个房间里走去,刚走两步,熙月愕然发现屋内幽光闪烁,已不再是血红色,这难道是……要成了?【妖火:我离杀青不远了。。】



正想着,那黑光冲天而起。直破了屋顶,冲向天际,熙月惊愕不已啊,不是吧?!这是什么动静?之前那人好像不是这样啊……



这一幕,正巧被放了学的畅畅灵清她们看到了,那种久违的感觉……似乎来了……



“你们看!那是什么啊!”畅畅往那黑色光柱看去,天羽嘴角掀起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道:“难道是妖火?”灵清觉得那黑光带来的感觉很熟悉,道:“一定是她!走!去看看!”于是四人毫不犹豫的直奔山上而去,她们看到之后,一定会大吃一惊吧……



此时,妖火已经醒了过来,这更是令熙月吃惊,难道这期间这家伙一直醒着?!她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现在也不是想这个的时候,熙月神色凝重,立刻就封锁了空间以防这家伙逃跑。



熙月本以为已经洗骨成功了,可没想到又是“嗤!”的一声,黑光之中又只剩下了一具骨骸,一切还是继续着,妖火用那正在重生血肉的骨骸走了两步,“我操!好疼!”



这一幕太戏剧了!你想想一个黑骷髅走了两步,然后大骂
“好疼”的样子!可熙月怎么都笑不出来,他不明白妖火为什么要这样……难道是为了让他们的计划失败?



想到这个可能,熙月翻了个白眼,双手抬起,发出两道血光,融进了幽黑的光柱之中,妖火刚想移动,却发现又是怎么都动不了,不禁心中一慌,道:“熙月!把空间凝固给我解了!”熙月咧了咧嘴:“怎么可能,要是失败了我还凭什么自称位面最强者?”【萌萌:呵呵!熙月:魂淡!有种单挑!!】



完了完了!妖火大脑一片混乱,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会弄出那么大的动静,然后就这样被发现了,如果没有那黑色光柱,自己肯定能逃跑!



现在只能拼了!于是妖火不顾一切的试图让熙月的空间凝固失效,果然,她发现熙月脸色一变,加大了血光输出。所以说空间凝固消耗很大!这期间熙月也不能移动!



电光火石之间,妖火已经想到了一个让他们白费力的办法!只不过再需要一个人来帮自己……



结果偏偏这个时候,畅畅她们来了!跑在前面的畅畅拉开了铁门,顿时就吓得摔在了地上,她看到的景象:一个没有皮肤的怪物,一个输出着血光的红发少年,两个人一个惊喜一个郁闷的看着自己!



紧接着,灵清三人也追了过来,都不禁倒吸一口冷气,不会吧?!那没皮肤的怪物难道是妖火?!【妖火:卧槽死伽冥鬼你这是什么坑爹设定?!】



熙月“唰”的一下脸就白了,真是乱上添乱!以他现在的状态,可应付不了这么多人!



妖火心里简直乐开了花,大吼:“你们随便一个帮我一个忙!帮我砍掉我身体随便一个部分!哪都行!”这话一出,熙月果然脸部表情就崩溃了,妖火更加肯定了这个办法有用!他们总不会要一个残废吧?



畅畅脑子也乱了,如同外星人大战一般混乱,虽然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看这情形明显妖火情况不妙,而且让她去砍妖火,她可做不到!



灵清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听妖火刚才说砍她,更是觉得三观全毁,不过妖火既然这么说了,那肯定有她的道理,妖火这人就算再二也不会拿自己性命开玩笑吧?【伽冥鬼:她这次就在拿自己性命开玩笑!】可惜灵清这次完全想错了。



“快砍啊你们!”妖火急道,灵清也翻了个白眼:“你让我用什么砍啊?!”“……”



妖火这才想起来没工具!此时,那骨骸的皮肤也生出来了,奇怪的是相貌完全不像妖火,而是另一个女孩的样子。熙月面沉如水,他知道快要成功了,只要等皮肤再生好,Say what all late!【译:就说什么都晚了!来自:暴走漫画】



偏偏这个时候妖火又开始眼前发黑,大脑“嗡”的一声就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妖火心一沉,似乎这个身体的主人要出来了?这也不对啊,就算相貌不一样了,这个身体也是自己的不对吗?为什么好像又有一个人要把自己赶出去?



“切掉右边的胳膊。”



突然大脑中有一个毫无感情的声音对自己说。



“什么?”



“用左手切掉右边的胳膊。”



左手?可以吗?但是……试试吧……



妖火拼了命的抬起左手向右胳膊切去,可没想到只是轻轻划了一下,剧痛就蔓延了开来,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尤其是熙月,脸色惨白,“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破了空间凝固!她的意识明明还没消失啊!”【伽冥鬼:是我的力量:(】



“谢谢了。”那个声音再次响起,“我会完成你的心愿。”



大脑中的声音说完就沉寂了,妖火的视线开始模糊了,好困,这次真的好困,大概这一睡,就再也醒不来了。



与此同时,右肩处突然再生出了胳膊,眼神比较好的羽冥,看到有那么一瞬间,那胳膊……是黑色的!



皮肤已经再生完成了!笼罩着“妖火”的黑色光柱一瞬间黑光大放,周围的空间仿佛被黑暗吞噬了,畅畅觉得心中有什么东西破碎了,又有什么东西出现了。



黑暗中,有两道紫光扫过,一个女孩的声音:“灵清,那个人不是天羽,应该是熙月的上级冷漠吧,真正的天羽在你们操场下面。”



这话说得莫名其妙,却让黑暗中的灵清羽冥眼皮一跳,这个人明显不是妖火,也没有和他们在一起过,怎么会知道这个?



“天羽”,也就是冷漠,轻哼一声,道:“你又看穿了么,还真是没想到你会占了妖火的身体。”



“为什么要说又。”黑暗中,那紫光闪了闪,“我只记得我叫伽冥鬼,那个叫妖火的女孩很想杀了周旭,我只知道这些了。”



冷漠瞳孔一缩,带:“既然如此,那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天羽?”伽冥鬼似乎在往这边走,她说:“你身上有一种气味,不同于普通人,我就知道你是假的,至于我为什么知道他的位置,是因为我趁妖火不注意的时候问过她口中的萌萌。”



说到这个,萌萌之前确实说过天羽他们不对劲什么的,妖火是没在意,但伽冥鬼似乎注意了,疑点来了,第一,这么说的话难道伽冥鬼这么早就已经在妖火身上了?那她到底是什么时候进入妖火意识的?第二,伽冥鬼刚才说她只记得她的名字,和妖火意识传达给她的事,为什么她现在却说问过萌萌?她是在刻意隐藏什么吗?还是根本不想解释太多?她是不是记忆根本就没损失?而是故意说自己什么都不记得?



众人心中都出现了这个疑问,但却没人问出来,在这种一片黑暗的环境,显然对他们不利,伽冥鬼应该可以看清周围的东西,但他们不行,也就是说伽冥鬼要杀他们简直易如反掌,所以为了自己的小命还是别去撞枪口了。



其他的冷漠也懒得计较了,听她提起萌萌,冷漠沉吟片刻,问道:“你和他熟吗?”



那边窸窸窣窣一阵异响,半晌才有回应:“不熟吧,之前只问过他那个问题。”



“那你知道他真实的名字吗?”



“忘记了,我只知道妖火叫他萌萌。”【妖火:那是你的意识操控我的你特么的也忘了?!你到底记住了什么忘记了什么给我说清楚好不好?!】



“那……你还记得他的样子吗?”



“你问的好多,不过似乎……忘记了……”【妖火:萌萌听到会伤心的。。(嘴角抽搐)】



“那好,伽冥鬼,帮我一个忙,杀掉曼施坦因。”



“为什么?”



“熙月已经给你补了身子,还不够吗?”



补了身子?某三个女生一愣,什么意思?难道熙月被伽冥鬼杀了么?



“好吧,”伽冥鬼答应了,“那个家伙在哪?”



“藏海市。”



周围的黑暗淡了,恢复了之前的景象,依旧是那个工厂,依旧是龙泉广场后山,只不过,这次他们看到了这么一个怪物:全身黑色,瞳孔紫色,四肢很长……



“我操!末影人?!你TM在逗我?!”常常忍不住吐槽了,她可没少受妖火的影响,MC众怪她早就认识了,只不过她真不明白为什么伽冥鬼是末影人,这难道就是天大的巧合?!【喂等等!为什么MC出来了?!【2333333还不明白么,正戏要来了【算不算呢?管他呢……好啦好啦我这么丧心病狂你们感受到了吧?感受到了就赶紧点右上角红叉叉关掉页面吧呵呵呵呵】



伽冥鬼炸了眨眼,身上黑光一闪,恢复了那个女孩的样子,畅畅眼皮跳了跳,她觉得她的世界观要毁了。



伽冥鬼打量了一下畅畅:“你是灵清吗?”这话一出口所有人都石化了!什么情况!她不会分不清别人的相貌吧?!灵清忍不住道:“你是有人脸识别困难么?我才是灵清啊……”



冷漠觉得身上就跟浇了冷水似的,伽冥鬼到底出什么问题了?感觉很渣的样子,让她去杀曼施坦因……不会杀错人么?



“我不知道……大概是因为之前没见过你吧【妖火:开玩笑!你记忆损失的有多严重?!】……冷漠,把曼施坦因的资料给我。”伽冥鬼很淡定,冷漠总觉得有什么不对,伽冥鬼以前不是这样啊,就算记忆没了也不该是这样子啊,肯定是她太心急想变强,潜伏在妖火身上,结果没想到反而让自己什么都没了!



冷漠随手丢过一个U盘【喂?!】,道:“自己去网吧解决,我回去了。”伽冥鬼接住U盘,奇怪道:“你不怕我直接跑了吗?”冷漠头也不回,道:“你可不像是那样的人。”说完,消失了。



到底,妖火的计划还是成功了,伽冥鬼不会和冷漠走,她就算什么都不记得了,也不会和任何人走,冷漠也是各个位面到处混的人,听说过伽冥鬼,知道她的性子,就算再无奈也只得放弃了。



“那个……”畅畅发话了,“妖火死了吗?”



“死了。”伽冥鬼没过脑子就回答,“不介意的话,把我当成妖火吧,某种意义上我们是同一个人。”



“……”



畅畅咬住嘴唇,沉默了,最后还是这样啊,妖火死了。



伽冥鬼叹了口气,伸手抱了畅畅,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我知道是怪我,如果有一天我变得足够强大了,我一定会逆转时间复活她的。”【妖火:第二部吧。。= =】



“……”



“不许哭,我没死。”伽冥鬼突然笑吟吟的看着畅畅,畅畅惊讶的抬起头看着她,这个语气,真的好像妖火……



“妖火……妖火……妖火!!”畅畅最后还是扑在她怀里哭了,大概伽冥鬼和妖火,真的是同一人也说不定?



……



“所以最后,你把熙月杀了?”同样还是那个地方,畅畅她们和伽冥鬼在树下乱侃。【天羽:我觉得你们好像忽略了什么……】



伽冥鬼似乎觉得没什么不对,道:“对啊,那时我自身能量太低了,所以就把熙月弄死了。”众人倒吸一口冷气,熙月多牛?位面最强者,就这么被能量不足的伽冥鬼弄死了?!这伽冥鬼根本不像她自己说的那么渣啊!



然后,伽冥鬼说:“别问我以前的一切,也别问我为什么冷漠认识我,更别问我冷漠是干什么的,因为我什么都不记得了。”这句话把刚想发问的灵清噎了个半死,不过确实,伽冥鬼或许什么都知道,但她既然不想说她们也不能把她打到说了吧?以伽冥鬼的实力,是她们被打还差不多!



伽冥鬼接着说:“好了,时间也差不多要天亮了,我这就去找曼施坦因。”畅畅立刻就抱了上去:“不行!你不能那么做!你可是认识他的啊!”“认识他……”伽冥鬼露出了无语的表情,道:“哪里认识他?认识他的大概是妖火吧。”畅畅急了:“你不是说你和妖火是同一个人吗?!好吧,就算不是,妖火也拜托你保护好他的啊!你忘了吗?!”



“呃?”



妖火有这么说过?所有人都愣了,不过这也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借口来牵制住伽冥鬼。



伽冥鬼摇了摇头,“妖火也说过他很厉害的,比我厉害,他保护我还差不多。”



“那你还要杀他?”



“去试试,打不过就跑,好了,不说了,我走了。”

<Reply>

夏璃梦·琉璃 2016-05-20 21:03:13

加油哦!!很好看~(^_^)
                                                                                 ——琉璃

<Reply>

besteast 2017-09-09 23:05:06

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

<Reply>

回复
右边放点啥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