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团扑.com

登录 / 注册 您的账号

Powered by FantuanpuDevelopers.

Used PHP & Laravel & Swoole

饭团扑动漫网-
当前位置 > 腐女小窝

帖子标签 添加标签 +

【搬运】好梦如旧

很老的一篇文,信兽吧的。                    好梦如旧:[url]http://music.163.com/#/m/song?id=28546248&userid=116427648[/url]






官人。您这是从哪里来往何处去?别嫌小老儿唐突,这自娘胎带出来的多嘴多舌,鼠眉溜眼,改是改不掉了,这不只好讨了这口舌饭吃。就是刚才说曲儿的时候,看您面生,不像本地人,便想上前来叨扰一二。
这流山镇好久不见外人了,虽说是山清水秀桃园世外,但自从百余前那秦戈山给那青龙王尾巴断了,不见了那绕山的万顷祥气,外人便说这流山镇气数净尽,不再是原先那般的宝址福地了,哎,这些个浊眼的后生,任他们说去,青龙王是有,但有没有邪气我刘二最清楚,有邪气这流山镇还能风调雨顺这么些年?龙王爷爷保佑着呢···
诶?您出这锭宝贝是什么个意思?可教小老儿前嘴打后舌了。莫见光莫见光···您且到僻静处来。
哦,原来官人是想问小老儿这套曲儿的出处,这曲儿可是有些年头了,到小老儿手中也只是拓本,但可说是当今世上独一本,你要问为什么?因为这是“旧居”里“借”出来的。啊,客官您可知道何为旧居?其实不知晓也不奇怪,这本也只是当地野谈。流传不广。就是相传,那是一家普普通通的客栈,说怪也怪,店家开在深山里,必是想避世,可又选的是红尘中最喧闹的行当,但这也不是最怪的地方,最怪的是那儿的酒,传闻说那儿的酒忘魂解忧,消解千愁。但那儿鲜少有人寻得,即便是去过,那山雾重重,也让人觅不得来路。当年小老儿也是刚及弱冠,少年虎胆,便与伙伴打赌玩遍这流山镇周遭的奇山怪峦,并寻得传说中“旧居”中一件物实作为凭证。说来也怪,起初已在山中逛荡月余也寻不得那处店家。口中干粮已所剩无几,便想放弃。没想到就在这时,那漫山大雾中竟飘来了几丝奇异酒香,小老儿一辈子也忘不了那酒香气,那丝丝缕缕虽只是气味便已叫人醉了七分,几疑梦中。我便抖擞精神循着那就像而去,果然见到了那处店家,已无人在,破落不堪,但从那倒地的牌匾上看,模糊是“雁过”二字,笔力遒劲,洒脱飞扬。我再往里堂走去,便只寻得天井处那枯树残肢,像是被雷劈中般,一分为二,而那酒香,便出自那枯枝败叶中,想是主人,经年用异酒浇树使其深入纹理了吧。
桃树已死,异酒难寻。
我终是心有不甘,便遍寻那店家上下,终于在那后院里发现了半块断壁残垣。如牌匾上一样的笔墨字迹,入石三尺。上书游龙。
记述的竟是那龙王爷爷事迹。曲折离奇,引人入胜。我看的入迷,少许遗憾的是那断掉的半壁再也寻不得了。算是残章。
一待看完也算强记几分笼统大概,就一路下山,行走间在树枝上做标记,以便寻得归路。结果到了山下告知伙伴,他们果然不信。我便领着他们再寻“雁过”。但终是寻不得了。我记下的标记也没了踪迹。
哎,管他人信与不信,我还是依着记忆写下了那篇游龙。也续了个结尾,待到到茶馆与客人们戏说。
一说便说了这么些年。镇上的人也都听厌了,倦了。哎,再好的故事人听多了也就厌弃,直道我中了风魔。
您要那拓本?不··也不是不行,只是···哎,不用不用,您已经给了这么多了。哎,也罢,您在这等着,我这就给您拿来。
哎呦,您怎么跟着下来了,下面阴黑潮湿,石板路滑,诶,您别碰那个呀!!
您·····您怎么知晓这酒坛。
玉堂春···?是这异酒的名字?

“店家,你可知何以酿得一坛玉堂春吗?”
“非心头热血不可得”
“他等了我这么许久,我早已言说与他,等我记起来,少则一瞬多则千年,到时他怕已是孤坟白骨。再难赴酒约。他也只说不怕。他到底是有多执着,我今日也算得见。”
“我已然慢了一步,就不能让他再多等一时一刻”
“店家,唐突了”
一袭青衣,那自山外来的客人怀抱着那个酒坛站在地窖的石阶上看着他,音色低磁,晦暗的火光印照着他的脸,他宁静的仿若迤逦在佛堂上古早的菩萨像。但眉宇间却是抹不散的俗世忧愁。
一语言毕,便将身隐去了。
刘二这才缓过劲来,一屁股坐在地上,二股战战,心若擂鼓。

世羽·波拿文都拉 2016-07-05 15:18:47

微凉。
他抬手竟见飘飘白雪。
他又走在那深深庭院。
庭院深深,却不知深深几许。满目繁花似锦绣,虽飘飘小雪,但那连绵繁花倒也不见颓唐。反倒更增可爱。沿路桃花违时盛放,桃花遇雪便落红一地,满树繁花顷刻败落转瞬又满压枝头,他便在这锦绣之间值灯缓行,林叶沙沙,灯火袅袅。
前路越往深,愈见崎岖,更深便灯火渐隐,几成墨色。
耳畔忽传来流水潺潺,他转身,便看见那旧时水榭亭台。
亭台四角悬灯,灯火融融,而那人便站在融融灯火之中,眉目疏朗,唇角噙笑,疏离又暧昧。像是等了许久的样子,见他来,便又复坐下“阿翊,你可叫我好等”
他微微眨眼,将眼中噙着的泪眨去,顺势将手中的四角灯挂在桥栏上,坐下复又笑道:“早跟你说,少则一瞬多则千年,我用这两百年便把你记起,你还有什么等不得的。还写那些酸腐词句给他人看”
那人低低的笑了起来,眉眼间满是温柔,不移眼错眉就是这么一直看着他。像是能看到星移斗转。“我有时都忘了已是这么多年了,生离度日如千年,死别度年如一瞬。我已是记不得,有多久没见你了,好像在这儿没等多久你就到了,又像是等了许久许久。久到洪荒沧海。连我画中的你都似老了。毕竟今生是凡人之躯,我便怕将你忘了,便想刻下经历也算是提醒。但现在看到你,便觉得与记忆中并无差别。”
他眉目微微有些动容“你知道你不用等的。”
那人却笑着摇摇头“算上我是犼的岁月,你我相识已逾千年,我便念了你千年,你却总说这些让我伤心的话。算了,世世生生,你还能再寻得我。那时在于你计较。”那人的手轻轻撩过他鬓发上的残雪。“今生,霜雪满头,也算是白首不弃。”
他再也忍不住地落下泪来。泪水滴滴融进雪里,便化成一串珍珠。那人轻轻捡起,珍珠就融化成水。那人苦笑了一下。“我仍是碰你不得”
“你这又是何苦?”
“这不是苦,这是福气,是你们佛家说的果报”那人终是看着他“许是我戾气太盛,便让我这福气来的晚一些。但我仍是怕,怕你等不得我。怕我这福气终是等不起我。”
他想将手附在那人手上,那人却是闪避,他却执意抓住,一片烧伤裂痕便从接触处蔓延开来,他却始终是笑着,那人叹了口气也不再挣扎。
“你等得我就等得。世世生生,一瞬千年,我都等得起,也寻得起”那人终是哭了。泪水落到他手上的裂痕处,便如烟似散开。


再睁眼,仍是旧屋枯树。一旁的木匾,上书雁过二字。
他抬手,竟见左手上道道红痕交错。梦里的场景依旧历历在目。
一梦黄粱。
他微微叹了口气。一动,那立在一旁的酒坛便向旁倾倒,玉液入土。
他听到声响,回头便见朽木抽芽,转瞬便锦绣连绵压满枝头。
他微微笑了一下。但胸中满是刺痛。
他看了一会儿,便起身,寻到后院,便见那断壁残垣。入石三分。
他忍不住抚摸着那笔画纹路,静待那胸中属于那人的倒刺慢慢磨平。
但那刺是如此尖锐。力透肺腑。
他慢慢移倒,终于放声痛哭了起来。

<Reply>

世羽·波拿文都拉 2016-07-05 15:25:03

古风太美

<Reply>

liuqian2016 2016-07-05 21:20:08

{:4_105:}

<Reply>

世羽·波拿文都拉 2016-07-05 21:23:53

liuqian2016 发表于 2016-7-5 21:20

{:9_258:}

<Reply>

世羽·波拿文都拉 2016-07-05 21:40:06

<Reply>

金雪绮 2016-07-05 21:44:34

世羽·波拿文都拉 发表于 2016-7-5 21:40
@金雪绮
@你忘了帮我偷胖次了

你发的这是什么啊

<Reply>

世羽·波拿文都拉 2016-07-05 21:45:11

金雪绮 发表于 2016-7-5 21:44
你发的这是什么啊

腐女板块你说呢

<Reply>

金雪绮 2016-07-05 21:46:43

世羽·波拿文都拉 发表于 2016-7-5 21:45
腐女板块你说呢

字数太多不敢看,我一边打游戏一边水,属于间歇性水贴

<Reply>

世羽·波拿文都拉 2016-07-05 21:47:11

金雪绮 发表于 2016-7-5 21:46
字数太多不敢看,我一边打游戏一边水,属于间歇性水贴

噫你在打什么

<Reply>

金雪绮 2016-07-05 21:53:43

世羽·波拿文都拉 发表于 2016-7-5 21:47
噫你在打什么

神采炼金名匠

<Reply>

世羽·波拿文都拉 2016-07-05 22:01:29

金雪绮 发表于 2016-7-5 21:53
神采炼金名匠

那个Hgame?

<Reply>

金雪绮 2016-07-05 22:12:37

世羽·波拿文都拉 发表于 2016-7-5 22:01
那个Hgame?

玩了10小时了,没有一点H

<Reply>

世羽·波拿文都拉 2016-07-05 22:17:50

金雪绮 发表于 2016-7-5 22:12
玩了10小时了,没有一点H

不是H的么

<Reply>

金雪绮 2016-07-05 22:19:37

世羽·波拿文都拉 发表于 2016-7-5 22:17
不是H的么

单机游戏区的游戏才叫H游戏呢,虽然我发了好多但是我自己从来都不玩,不喜欢那种游戏

<Reply>

世羽·波拿文都拉 2016-07-05 22:21:35

金雪绮 发表于 2016-7-5 22:19
单机游戏区的游戏才叫H游戏呢,虽然我发了好多但是我自己从来都不玩,不喜欢那种游戏

一脸正经.jpg

<Reply>

金雪绮 2016-07-05 22:30:25

世羽·波拿文都拉 发表于 2016-7-5 22:21
一脸正经.jpg

咱一向都很清高的

<Reply>

藤原亲政 2016-07-05 22:44:23

前来暖(水)贴!
{:11_358:}

<Reply>

优克莉伍德·海尔赛兹 2016-07-05 23:22:24

世羽·波拿文都拉 发表于 2016-7-5 21:40
@金雪绮
@你忘了帮我偷胖次了

害怕,我是拒绝这种东西的

<Reply>

回复
右边放点啥好呢